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惊变

惊变


跨过光幕,一阵天旋地转,待白心月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座山谷之中。

果真如闻人离所说,即使方才白心月三人是拉着手一同进入,也没有被分到一处。

山谷十分荒凉,灵气也不是很浓郁。南冥秘境中好像就有一片区域,因为地脉破裂,导致这一方地界存不住灵气,所以灵脉十分贫乏,自然蕴养不出高阶的灵植,也没有高阶的妖兽存在。

虽然没什么宝物,但也足够安全。

秘境隔绝外部天道,所以秘境之中的妖兽即使到了金丹境界,也不能化作人形。自然也就产生不了灵智,只能以最原始而野蛮的方式生存。

这对进入秘境的修士来说,已经算是幸运的了。没有灵智的野兽可比有智慧的妖修容易对付得多。

白心月把山谷细细探查一番,再次确认了没有什么危险,当然也没有值得采集的灵药和天材地宝。随后,白心月便给闻人青筠等人发了传音。这种专门为传递消息而炼制的法器不多,白心月手上这个,还是青林真人“特意”到器峰讨来的。导致以后器峰的陈峰主每次看到白心月,都不由得腿肚子打哆嗦,当然对象是她师尊青林真人。

而后白心月御空确定了自己的大致方位,拿出地图研究了片刻后,便决定前往离自己最近的一片水域。

那里有规定需要采集的灵草。

这片荒芜之地没什么值得好查探的,即使有什么修士遗府,也是深埋底下,除非有人愿意把这片地界逐一翻过来。筑基修士能力有限,做不到元婴修士那样搬山填海,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争取利益最大化。

秘境之大名不虚传,白心月走了一天,愣是一个修士的影子都没有看到。除过破天荒遇到了一只二阶初期的妖兽,妖兽当然被白心月灭杀,自此之外,真的没有生物的气息存在了。

直到出了那片地界,空气中的灵气才慢慢浓郁起来,白心月这才有了龙归大海的感觉。

白心月看着地图上标注有灵草的几处地方,决定由外机向内,一处处探查。

而正是因为白心月这个决定,让她躲过了一场杀劫。即使白心月能够和对方抗衡,也会损失惨重。

宽广的水域平静无波,只有几处水面之下暗红翻涌。白心月怀抱碧玉琵琶,径直取走了湖中央那一小丛灵草。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磨炼,白心月的幻心曲愈发纯熟。啄龙锥入水,片刻后带着几枚妖丹回到白心月面前。虽然只是初期妖兽,但到底聊胜于无。

与此同时,正道和魔宗的人也有相遇的。仇敌见面分外眼红,秘境之中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好说的。

而在白心月这片地方最深处的水域之中,也爆发着一场激战。

蓝衣青年剑法凌厉,剑影纷飞之间便有数敌或死或伤。

“李师兄的剑法越发纯熟了。”

说话的人和蓝衣青年身上衣服的纹饰是一样的宗门标志,两人同出正道四大宗之首剑道宗。

没有任何人回应,这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这人似乎并没有参战的打算,只是看着蓝衣青年杀敌,眼底身处闪烁着莫名的光芒。蓝衣青年没有发现背后自家“师弟”看自己的目光,宛如是在看一个死人。

本该和这人交战的魔修也没有动作,反而和这人站在了一起,只不过位置稍微靠后了半步。

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怪异,前面打生打死,后面却有三个看戏的,真真儿是奇怪到了极点。

而蓝衣青年这个时候若是肯向后看一眼,或许之后也不会惨遭不测。

被蓝衣青年压住打的魔修发现了这个怪异的现象,看向蓝衣青年的目光愕然,显然惊讶到了极点。

蓝衣青年微微皱眉,手下的动作却也不慢,直接将魔修斩于剑下。或许是这魔修故意为之也说不定呢,毕竟魔修狡诈多端,阴险的法子数不胜数。

不知道师弟把那个魔修解决了没有,那个散修不知道还在不在,这样想着,蓝衣青年就想转身。

下一刻,蓝衣青年的身形却陡然停住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周围环境的衬托下,,显得不是那么起眼。

青年的目光愕然,和之前被他斩杀的那个魔修一模一样。可是就算这个时候青年想明白了,也终究是无济于事了。

一柄长剑贯穿了青年的丹田,带出了点点雪花。青年丹田已碎,断气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

蓝衣青年可是筑基后期修为,能悄无声息地近他的身,并且一击致命,这人的境界手段可想而知。

“你你不是刘师弟你是谁”蓝衣青年转瞬间就抓到了关键信息,只可惜没什么用了。

这人轻笑道:“可惜师兄你明白地太晚了,那个魔修都比师兄你明白呢。”这就是完完全全地讽刺了。

那人又叹了一口气:“算了,还是让师兄走得明白点儿吧。”

这人说着,面容渐渐发生变化。与之前略显平庸的面容不同,显露出来的本来面貌更加俊美,气质偏向阴柔,蓝色的眼眸深处全是森冷的寒意。

更加有明显特征的是,这人的耳朵不是正常的人耳,而是更加类似于鲛人的尖耳。手臂处也不是人类的皮肤,而是类似鱼类的蓝色鳞片。

“海海族!”青年双眼圆睁,似乎极为惊讶。

七百年前,海族修士大举入侵修真界,人族损失惨重,数不清的金丹大能陨落于无尽海。当时的九大宗首当其冲,门下弟子死伤无数,即使赢得了最终的胜利,为修真界换来了七百余年的和平时期,但当时的九大宗门也是元气大伤,直到最近百年来才堪堪恢复了元气。

而如今不过是过了七百年,难道海族又要卷土重来了吗?

阴柔俊美的青年似乎很享受蓝衣青年这样的目光,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师兄执意来此,说不定“师弟”还不会这么早对师兄动手呢。”阴柔青年是筑基大圆满,已经摸到了金丹的门槛,这声师兄现在听起来还真是讽刺啊。

蓝衣青年不知是不是即将命陨,头低了下去。阴柔青年有些意兴阑珊,伸手想要把自己的剑取出来。

电光火石之间,蓝衣青年陡然发力,一剑就斩向了面前的阴柔青年。

他没有放下手中的剑!

阴柔青年大惊之下抬手抵挡,蓝衣青年丹田已废,自身灵力全无。纵然是全力一击,也不过是削掉了阴柔青年手臂上的一些鳞片而已。

蓝衣青年挥完这一剑,便气绝身亡了。

死不瞑目

“左使大人,您没事儿吧?!”这会儿阴柔青年旁边那两个海族才反应过来,连忙凑了过来。

其中一个海族把蓝衣青年的尸体踢到一边儿,似乎是在泄愤。

下一刻就被阴柔青年一巴掌拍飞了出去。

“把这些人的尸体处理掉,储物袋都收走。我去把那位前辈的遗骨取出来,你们就守在这里。”青年阴沉道。

七百年前的那场变动,有不少修士和海族陨落在各大秘境之中。青年口中的那位前辈就坐化在此方水域之下,因为海族和人修的传承方式有所不同,所以青年不得不混在剑道宗的队伍中来。

现在以及未来一段时间里,各大秘境开启之后,其中势必少不了海族的身影。

片刻之后,青年从水域下方走了出来,脸上是可见的喜色。

“吾族大计可成矣!”

“恭喜左使大人!”

两个海族连忙跟着道喜。

青年满意道:“接下来你们就不必跟着本座了,切记不要去招惹那些修为高强的修士,不然本座也护不住你们。”说到最后,青年的语气严厉起来。

秘境之中的人修数量是远远大于海族的,要是人修陨落数量过多,海族难保不会露出马脚来。

两个海族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些许喜色。左使的意思就是比他们修为低的就可以随便处置了?

人修的血肉简直是海族的大补之物,想起之前吃掉的几个人修,两个海族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切记不许误了我族大计!”青年最后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秘境之中还有几处宝物所在,他要亲自去探一探,带上这两个废物只会碍手碍脚。

同族的筑基中期在青年眼中与废物无异。

青年走后,两个海族就潜伏进水中。他们记得还有几个人修和这几人是一伙儿的,修为都比他们低。

就在这个空档儿,赶巧儿白心月就到了。

空中飘着淡淡的血腥味,白心月看着平静无波的湖面,视线又转向地面。

地面上一处亮闪闪的蓝色幽光吸引了白心月的注意,白心月凝神看了片刻,不经意间把发光的鳞片摄入怀中,转身作势要走。

就在白心月转过身的那一刻,一道惨白的光袭向白心月的后心!

白心月眼中的冷芒一闪而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