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遇敌

遇敌


不过银角犀牛毕竟是筑基巅峰的妖兽,已经有了些许灵智,攻击几人之前还不忘用土墙围住几近成熟的固元草。

闻人青筠是银角犀牛的主要攻击目标,银角射出流光,如附骨之疽一般追着闻人青筠。宛如小山丘的银角犀牛震得地面隆隆作响,沙尘渐起。

苏棠雪袖中喷出紫色迷瘴,将银角犀牛团团裹住,白心月怀抱碧玉琵琶,蓄势待发。

“吼!”

银角犀牛狂躁地踩向地面,勉强散开了迷瘴。从银角犀牛的视野来看,紫色迷雾褪去之后,一道青色流光骤然出现在正前方。

“嘭!”银角犀牛被这股强横的力量打得登时向后退了几丈,小山丘般的身躯晃晃悠悠。

青色流光建功之后慢悠悠飞回了冯子尘的手中,这是众人才看清这青色流光到底是何物。原来是一方拳头大小的青色印章,端得是力量强横,连银角犀牛这种身躯庞大的妖兽都能震退。

“看不出来冯师弟还留了一手啊,之前大比的时候可没见冯师弟拿出这等宝物。”苏棠雪此时好似只是出来游玩一般,丝毫没有在意对面的银角犀牛,还有心情和冯子尘说笑。

“师姐就别拿我寻开心了,这是我临行前师尊赐下的护身宝物。”冯子尘说着,颇为爱惜般地将青印握在手中。

从冯子尘身上就可以看出来,为什么有那么多修士都想要拜入大宗门,原因显而易见。

那边银角犀牛见对面两个人修还在说说笑笑,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顿时爆发出巨大的吼声,两侧山壁上落下不少石块。

“大家小心,银角犀牛马上发狂了!”闻人青筠快速出声,顺便再向后撤出一段距离。

林元泽持剑站在一旁,脸上丝毫不见慌乱,似乎在等待最合适的出手时机。

烟尘散尽,展眼望去,银角犀牛身上裹上了一层土黄色的保护壳,看上去好似无数巨石垒成的。

之前吃了青印的亏,银角犀牛看起来学聪明了,知道给自己套一层保护壳再出来。

白心月眸光流转,波动乐弦,抬手挥出一道气刃。

银角犀牛自以为护甲在身,这些人修轻易不能打破,便没有丝毫在意,一心一意在找之前让自己头晕目眩的“罪魁祸首”。

可还没等银角犀牛找到那个人,就感觉身上的护盾崩开了一部分。

与此同时,苏棠雪的惊讶声响起。

“心月,银角犀牛可是筑基巅峰妖兽,这周身护盾坚不可摧,没想到你这一招就打出了裂缝。”苏棠雪自认自己虽然也可以做到,但是绝对不会像白心月这样轻松。

一旁的林元泽也抽出长剑,剑身灵光内敛,不可小觑。

银角犀牛已经有了稍许灵智,察觉到这些人修的修为比自己低了一个位阶,尤其是刚才那个轰开自己护甲的人修不过刚刚筑基。这个认知让银角犀牛勃然大怒,前蹄震地,无数地刺凸起,意欲将白心月几人扎成筛子。

林元泽长剑一挥,面前的土刺便被齐根削去,根本没有伤到他分毫。

白心月亦然,一道气刃挥出,面前如履平地。

闻人青筠三人也是手段各出,化解了银角犀牛的攻击。

若不是白心月几人手中有几样犀利法宝,想和筑基巅峰的妖兽硬抗,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不然银角犀牛在落星谷已经盘踞近半百之年,怎么不见别的筑基修士来将其剿杀,还不是手上依仗不够。

不过纵然是借助法宝之威,白心月几人自身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面对筑基巅峰妖兽而面不改色,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白心月几人一直有意识地拉开和银角犀牛之间的距离,铁了心不打近战,要慢慢磨血条地磨死银角犀牛。银角犀牛一身都是宝,白心月还等着收集画符材料呢。

几人慢慢和银角犀牛进行车轮战,时间一长,银角犀牛也察觉到了。

就在这时,林元泽抓住时机,一剑刺进银角犀牛左眼又极速退去,顿时血流如注。

银角犀牛左眼已废,白心月见此抓住良机,指挥早就停在半空中的啄龙锥,狠狠扎进银角犀牛的另一只眼。

自从五人进了落星谷,就已经和银角犀牛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了,早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林元泽出剑到白心月补刀,不过只是一息之内的事情。

银角犀牛失去双眼,怒吼声传遍山谷,巨石不断从两侧的山壁落下。白心月几人不得不暂时停止攻击,先行躲避落石。

烟尘滚滚,视野之中尽是土石细末。

漫天黄沙之中一道黄色流光如明珠般升起,白心月陡然感觉心底一阵心悸浮现。

“不好,银角犀牛把内丹吐出来了!”众人马上就意识到了,银角犀牛是打算拼命了。

拳头大小的妖丹散发着土黄色光晕,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不亚于金丹一击。内丹不断向银角犀牛输送灵力,萎靡之气一扫而空,好似被打了一针强心针。

而银角犀牛的内丹也肉眼可见地缩小了一圈儿。

白心月指尖灵光射出,径直冻结了银角犀牛的内丹。

内丹被强行冰封,银角犀牛怒吼一声,身躯仿佛膨胀了一倍有余。兽口大张,想要强行召回内丹。

和银角犀牛狂躁的力量相抗衡,白心月终于感受到筑基巅峰妖兽的力量有多么蛮横,一口暗血堵在喉间,那滋味可不好受。

“白师妹撑住!”林元泽轻喝一声,手中长剑灵光大作,直直刺向银角犀牛的喉咙处。

经过方才这么长时间的试探,几人基本确定了银角犀牛的薄弱之处就是喉咙。现在白心月拖住了银角犀牛,林元泽自然抓住时机直捣黄龙。

闻人青筠和苏棠雪也分两侧发力,三人一齐攻击银角犀牛的弱点。冯子尘再次放出青印,准备随时补刀。

银角犀牛一时不察,被林元泽的长剑刺了个正着,鲜血如喷泉一般喷出,闻人青筠和苏棠雪的攻击也落到实处。冯子尘因也发了狠,一道青光正中银角犀牛头颅。

白心月加大灵力输出,斩去了银角犀牛和内丹之间的联系。

小山一般的身躯倒下,银角犀牛死不瞑目。修真界弱肉强食,自古如此。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确认银角犀牛确实气绝身亡之后,林元泽才上前拔出长剑。可见方才那一击,林元泽用了多大的力气。

击杀了银角犀牛,收获无疑是巨大的,那株完全成熟的固元草早已被闻人青筠收入玉匣,只等回宗交割任务,这半年来积攒的宗门任务就算是厘清了。

而剩下的银角犀牛也是价值不菲,不提被白心月封住的土元素纯粹的内丹,还有银角犀牛头上那支银光璀璨的灵角,也是价值不菲的炼气材料,尤其是对土灵根修士增益颇多。

白心月收了十大瓶灵兽血作为画符材料,其余几人也各收了十瓶,就算自己不会画符,也可以上交给宗门换取贡献点。再者,几人之中的白心月可是制符高手,还怕这灵兽血没有去处不成?

因为是众人合力才灭杀的银角犀牛,在商议之后,众人决定将剩下的材料都带回宗门兑换成任务点,再由五人均分。

冯子尘提出以灵石交换妖丹,他是土灵根,纯粹的土属性灵物对冯子尘自然有吸引力。

白心月几人没有意见,处理完这遍地狼藉,再将此处山谷细细搜寻了一遍之后,几人终于决定离开。不然自己辛辛苦苦打的灵兽,再让后来人捡了好处,那不得冤死。

几人出了山谷,冯子尘撤去了入口处的阵盘。

白心月方一出谷,眸光微凝,扬声道。

“几位道友既然在此多时,何不出来一见,不必如此藏头露尾。”

白心月神识敏感远胜旁人,话音刚落,闻人青筠等人也发现了不正常,顿时警惕起来。

片刻之后,一群人从五人左侧的树林呈包围之势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修利声道:“没想到一个刚刚筑基的小丫头神识如此敏锐,不过也没什么用,我们老大可是筑基后期修为,识相的就交出储物袋,赶紧滚!”

林元泽冷哼一声,就欲提剑动手。

白心月按住林元泽,怀抱碧玉琵琶道:“我们可是万象宗弟子,诸位当真要对我们出手?”白心月一边说,一边对林元泽眼神示意。

林元泽微不可查地点点头,握住了剑柄。

那男修见此,以为白心月几人刚刚经过苦战力不能支,便更得意了。

“只要你们交出储物袋,我们老大心善,是不会害你们的。”这是之前这些人早就说好的,只要骗到储物袋,立刻杀人灭口。

白心月听此轻笑出声:“只怕不是诓我们的吧,莫不是把储物袋给了你们,便登时要杀我们灭口吧?”

此间事必不能善了。

刀疤脸被说中心思,脸色顿时一沉。

“师兄动手!”林元泽听此顿时拔剑冲向刀疤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