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大比(七)

大比(七)


同样是口吐鲜血,但是二人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白心月体内灵台稳固,只是灵力耗尽导致气血逆流,人还是好好的。穆霖则是体内灵气倒逆,被逼出了一口精血。

一旁督战的金丹真人心内微叹,此番局势还不甚明朗。虽则白心月这丫头灵气耗尽,但不知是否还有后手。而穆霖这小子虽则灵气倒逆、心魔渐生,但若强行出招,也不是没有获胜的机会。

总之一切还在掌握之中,金丹真人一抚长须,这两人都是可造之材,若是有个万一,那也是宗门的损失。金丹真人凝神静气,明显比之先前用心几分。

又过了半刻钟有余。

穆霖周身灵气时时变幻,已有走火入魔的征兆。那金丹真人见此便想出手,再比下去焉知不会折一个后期的修士进去?

在金丹真人出手之前,白心月又弹起了怀中的碧玉琵琶。不过与先前的寒冽之音相比,这次的乐声之中含着一股生机,让人莫名地能平静下去。

金丹真人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心中感叹后生可畏。

说来也是奇怪,穆霖此时周身灵气紊乱,怀中玉箫悲鸣不止,但是在白心月的琵琶之音响起之后,俱都归于平静。

穆霖嘴角流下的鲜血已由鲜红色转为暗红色,继而有发黑的征兆。这也是先前金丹真人都要出手的原因,若是穆霖口吐黑血,就证明他已经入魔至深,那时再搭救就会伤到其根基了。而根基对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有多么重要,几乎是不言而喻的。若是根基受损,此生无缘金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白心月及时出手,和金丹长老的想法是一样的。此时胜败已定,若她再不出手,虽然没有人会苛责于她,本来擂台斗法生死有命,没人会追究。但宗门若是会因此少一位未来的金丹真人,白心月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出现,尤其还是她一手造成的。要知道原著之中万象宗最后举宗皆灭的原因,那就是宗内高阶修士数量过少难以和外敌抗衡。

在白心月琵琶声的安抚下,穆霖的神色平静下来,甚至可以用安详来形容。

台下观战的修士啧啧称奇,同时对白心月的印象更加深刻。筑基后期可不是大白菜,白心月绝对是同阶翘楚。

不久,穆霖睁开双眼,眼神中的些许呆滞之意快速被眸底涌现出的清明所覆盖。

“白师妹奇技,穆霖甘拜下风。”穆霖心知是白心月主动搭救,不然以自己方才的状态,早就筋脉倒逆、根基不稳了。

连穆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看向白心月的眼神已经有了些许炙热。千金易得而知己难求,穆霖此刻已经视白心月为知音了。

“心月不过侥幸而已,师兄过誉。”白心月的神色依旧平静。因为功法所致,所以白心月的表情都是淡淡的。

在一旁的金丹真人宣布结果之后,二人便分别离去了。

虽然这一场没有直接交手,但对白心月的损耗无疑是最大的,那种意识上的较量才是最费神的。

白心月回到坐忘峰之后便立刻进了修炼室闭关,争取把自己的状态调到最佳,以应对明日的比试。

第二天,白心月与闻人青筠和苏棠雪三人一同到场,彼时观战的修士已经将比试场地围得水泄不通了。

等到十强选手全部登上擂台之后,执事长老宣布了今天的比试规则。

选手抽签决定对手,颜色相同的两位选手为一组,五组比试同时进行。而胜者将在下一轮决出三强。

执事长老言毕,示意白心月几人上前抽签。

白心月灵力一探,随手一抓,一只签子便倒飞出来被她握在手里。

黑色玉签,白心月转眼一眼,便撞进一双火红色的眸子里。后者挑眉,眼底尽是桀骜不驯的神色。

离炎峰尚文彬,单一火灵根,主刀修,一手离火刀威势惊人。这就是先前白心月格外关注的一人,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尚文彬的火灵根和她的冰灵根相克。

白心月无奈,真是不想要什么偏偏来什么,如此只能全力一搏了,白心月心里想道。

等二人上了擂台,对面的尚文彬说了一句“请师妹赐教!”,便抬手挥出一道火焰刀气,炽热的气息立刻充满全场。

一旁的紫圣真人微微皱眉,这些小子真是一身莽劲儿,一上来就开打,真是死脑筋,白瞎一张好面皮了。

紫圣真人是特意向宗主闻人离要求,来督战白心月这一组的。至于为什么化方真人没能来,那就要看谁更能拉下脸面了。

答案很显然。

不提紫圣真人心里吐槽,那边白心月见尚文彬抬手就是一道犀利刀气,一点儿试探的意思都没有。便把早把怀中琵琶横到身前,墨弦一拨,一道冰刃便挥了出出。

火焰刀气和寒冰刃相撞,俱都消散。

尚文彬的火焰刀气比之李言的火灵力,那可是不止强上一点儿,那完全不是在一个层次上。至少李言没能逼地白心月用伤魄,而尚文彬做到了。

那边尚文彬见此,眼中眸色更深。

“既然白师妹有如此功力,那师兄也就不献丑了,还请师妹再接我一刀!”话毕,尚文彬手一沉,手中长刀红芒闪烁。

白心月见此掌心聚力,墨弦颜色渐深。

“去!”尚文彬低喝一声,一道红芒挥出,化作了赤炎火龙冲向了白心月!

这就是刀修的第二重境界,刀气化势。

刀势分为两种,一种是境界刀势,虚无缥缈专攻神识。一种是具象刀势,有形有势专攻肉身。而尚文彬的火龙刀势明显是后者,这火龙看起来可怖,但这并不是尚文斌最可怕的地方。尚文彬令人忌惮之处在于,他是万象宗内唯一一位掌握了两种刀势的刀修!

这更见尚文彬的刀修天赋之出众。,这也正是这位离火峰峰主关门弟子最让人称道之处。

见火龙袭来,白心月面上神色未动,玉手一拨,一只冰凤从伤魄之上飞出,迎向火龙。

刀有势,万物亦有势。

火龙与冰凤缠斗,凤唳龙吟,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分出高下。

“没想到白师妹的琵琶还有这等妙用?尚师兄可是刀修啊!”

修真界以刀枪剑戟等为硬兵器,若要与之抗衡,非同类兵器不可。而白心月的琵琶只能归属到乐器之中,能以乐器与刀剑相抗者,绝非等闲之辈。

尚文彬之所以一上场就发动猛攻,就是担心白心月故技重施,用对付穆霖的手段来对付他。若非提防有可能被白心月带入乐境,尚文彬的攻势还会更加大开大合。

其实尚文彬完全是多虑了,白心月之所以怀抱琵琶上场,完全就是为了应对他的刀势。至于再奏幻心曲?白心月从来都没有想过。像尚文彬这样专心磨炼器技的修士,内心都是很纯粹的,反而是穆霖这样通晓乐理的修士更容易中招。

而且比试之处就弹奏幻心曲并不能完全发挥其用,在对手心神失守之时发动才能事半功倍。若是白心月奏幻心曲一击而不能克敌,那就给了尚文彬出招的机会。被火焰刀气击中的下场,白心月已经从其上一个对手那里见识过了。所以她才会选择和尚文彬硬抗,以期寻找到对方的破绽。

幻心曲固然霸道,但极易撼动道心,本是同宗,倒也不至于此。先前对穆霖实属无奈,白心月也极力压制,不至于让穆霖当场坠入心魔。而尚文彬也是这个想法,从其出招之时颇为克制这一点就能看出来。

见火龙多时没能拿下冰凤,尚文彬反倒沉住了气。

“那就请师妹再接我一刀。”尚文彬举刀,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

一种王霸之气从尚文彬身上腾起,向周围扩散而去。连督战的紫圣真人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艳,可见尚文彬之优秀,已经打动这位积年的金丹真君。

尚文彬挥刀一斩,没有挥出任何刀气,但是对面的白心月却陡然感到一种压迫,仿佛被王座上的暴君注视一般。

霸王刀势!这就是尚文彬的另一种刀势。

火龙得到境界加持,气势骤变。龙眼红芒闪烁,似有君王临世之感。让人无端想起龙之先祖,洪荒霸主、龙族至尊祖龙!

与此同时,白心月再次拨动墨弦。

以情为刃,斩情!

触弦而无声,而头顶的冰凤缓缓张开双翅,冰晶雕琢的双眼暗光闪烁。

明明没有爆发出任何的气势,甚至若不是亲眼所见,几乎没有修士能够感觉到冰凤的存在。但就是这样没有存在感的冰凤,竟然抵挡住了火龙的攻击而没有崩溃!要知道那可是尚文彬两种刀势的叠加啊,筑基后期修士都鲜少有能够抗住的。

“白师妹到底是什么怪胎!明明只是刚刚筑基而已”有修士呢喃道。

若说穆霖那一场还能用侥幸搪塞的话,那现在则让众人看到了白心月的实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