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大比(六)

大比(六)


“坐忘峰白心月,见过穆师兄。”剩下的二十强选手,除了几个初期巅峰和中期之外,几乎都是后期修士。

穆霖是个温文尔雅的青年,气质清冽。对着白心月微微一笑:“白师妹,久仰大名,在下穆霖,有礼了。”

白心月之前的几场比试,已经彻底把名声传出去了。内门都在传一个刚刚筑基的小师妹竟然把一众师兄师姐吊着打,

刚刚筑基便有这样的成绩,已经是十分耀眼了。即使她现在落败于穆霖之手,也没有人会觉得可惜。被金丹真人看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单看这位白师妹自己愿不愿意拜入金丹门下了。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白心月是不可能赢了已经是筑基后期的穆霖的,即使这位小师妹有些邪门,但是后期和初期之间的鸿沟可不是轻易就能抹平的。

不过还是有不少修士对这场比试有兴趣,特意来到擂台下面观战。

“还请白师妹听一曲笙箫。”穆霖自腰间执起一杆玉箫放在唇前。

白心月脸上闪过一丝兴味,看来这位穆师兄也是音修。

随着清越的乐声响起,一条奔涌的长河冲向白心月。有不少修士就是被这招“天上泉”直接冲到台下的,连还击的余地都没有。

不过这也是穆霖最温和的手段了,不然筑基后期全力一击,后果如何还未可知。

白心月心神一定,也自乾坤戒中将伤魄取出。

拨动乐弦,冷冽的乐声响起。

如果说穆霖的萧声清越,那白心月的琵琶之音就是寒冽了。

长河顿时被冰霜覆盖,停滞不前。穆霖眼中这才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不过旋即隐去。

“未曾想到白师妹也是音修,如此倒要向白师妹讨教几分乐理了。”穆霖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看不出情绪变化。

二人继续弹奏,萧声悦耳,琵琶之音清冷。

场内一时大雨滂沱、如泣如诉,一时冰霜漫天、雪花飞舞。

看得底下的修士目瞪口呆。

“这白师妹到底什么来路,居然和穆师兄斗了势均力敌?!要知道穆师兄可是修行了百年的音修,白师妹如今不过双十年华,难道太上忘情诀真的有如此威力?!”

旁人只知道白心月这一世年不过二十,不知道白心月上一世已经经历过生老病死,对生死的理解比许多修士的理解都要深。

而白心月这样的性子对于修炼太上忘情诀来说自然是事半功倍的,其境界用一日千里来说也不过分。

就这样两人各自吹奏了半个时辰,白心月置身汹涌的波涛之中,水浪不时激烈地拍打白心月,好似想要将白心月吞噬。而穆霖也早已被冰霜覆盖,成了一个“雪人”。

现在二人都是靠体内的木灵力在强行维持生机罢了,端看谁也撑不住罢了。

底下的修士感叹:“白师妹可是第一个在音修上能和穆师兄抗衡的人。”

“是啊,二人现在都没能分出个胜负,我还这是佩服白师妹,明明是刚刚筑基而已。”有修士附和道。

“之前何老不是都将白师妹称为道友了吗?你我不知道能不能在白师妹手上讨得了好?”这个修士是看过何禹和白心月之间的比试的。

一众修士默然,这个问题之前谁都没有提起,谁也不愿意提及。因为所有人都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万一连筑基后期的穆霖都败了,那他们这些人又有多大可能呢。

其实只要穆霖此时强行打破乐境,未必没有取胜的机会。只是穆霖爱乐成痴,如今好不容易遇到白心月这个可以一拼的对手,怎么舍得主动撤去乐境呢。

海浪翻涌、霜雪盈天。

即使白心月和穆霖这场没有爆发激烈的打斗,但是仍旧吸引了不少修士来观战。

白心月见僵持不下,体内灵力即将告罄,定魂珠即使还在不断补充,但终究还有用尽的那一刻。而穆霖是筑基后期,焉知不会有后手在。

思虑再三,白心月一咬牙,终是奏起了幻心曲。

顿时乐声一变,冷冽之中又添了些许萧索、些许惆怅。

场内几乎登时便变了。海浪不再汹涌,浪潮褪去。而漫天霜雪也悉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遍地的冰晶。

底下的修士顿时炸开了锅:“怎么了怎么了这是?!穆师兄那边怎么没有灵力波动了?!”场下修士大惊。

先前穆霖虽然没冰霜覆盖,但还是有明显的灵力波动传出来的。如今却想像没有了生机一般,怎么能不令人心惊。

不过片刻之后,一股微弱的灵力波动从穆霖身上传了出来。众修士均松了一口气,他们还以为穆师兄断绝生机了。

不过一旁督战的金丹真人还未曾出手强行中断二人比试,说明局势仍在把握之中。

此时高台之上,有一部分真人不用再担任督战之位,便又回到了金丹真人的席位。

“这丫头我灵秀峰收了!还请诸位道友莫要和本座相争!”

紫圣真人本来只是和化方真人赌气,对白心月还未曾起过收入门下的心思。因为紫圣真人已经有了苏棠雪这个不亚于关门弟子的亲传弟子,对其他宗内弟子自然兴致缺缺。可是看过白心月几场比试之后,紫圣真人却是逐渐起了心思。

尤其是在看到白心月在乐理上的造化如此之高后,更是心热了起来。无他,紫圣真人闻名修真界的便是那一首乱魂琴音,其本人更是音修宗师。若不是碍于穆霖是男子,紫圣真人早就将其收入门下亲自教导了。

顺带一提,紫圣真人的灵秀峰上,清一色的全是女修。

“安施主这口气也忒大了点儿,入哪一峰还要看白小友自己抉择,就不需要安施主费心了。”化方真人一改先前乐呵呵的态度,语气强硬起来的化方真人,倒是颇有几分佛门怒目金刚的意思。

之前化方真人是心知紫圣真人只是为了和自己怄气,不一定会阻拦自己收徒,倒也不会和紫圣真人针锋相对。同处一宗,还是多几分和气最好。

可是紫圣真人现在的态度是表明了要收白心月为徒,这让化方真人还怎么忍?这完全忍不了啊!更让化方真人不能忍的是,灵秀峰上全是女修,他们峰头都是剃了度的秃子。白心月毕竟是小丫头,这要是看了表面心头一热入了灵秀峰,让他去哪儿哭?

化方真人心头危机感油然而生,要不是顾忌众位道友在场,他都想和紫圣这老妖妇过上两招,好教她知道佛门梵音的厉害!

殊不知紫圣真人也是这样想的,要不是看着掌门和这几位同道在场,她早就搬出卜岳琴了。死秃驴,叫你尝尝厉害!

可是这两位似乎都忘了,五年前白心月就拒绝了青林真人,如今又怎么会就轻易接过他们递过来的橄榄枝呢?

眼看这两位剑拔弩张就要打起来了,掌门闻人离轻咳一声:“两位峰主不若看完这一场比试之后再做定夺,如此有失体面啊”最后这一句,宗主闻人离咬字格外重。

坐在一旁的青林真人有些尴尬,就怕这个时候有人提起他。

紫圣真人娇笑两声,环视众人后含笑道,:“棠雪那丫头时常和我提起心月,望我将其收入门下。我总想着再看看这孩子的性子,如今看来,这丫头果真是有大造化的,如此本座便想允了棠雪那丫头。”反正自己徒弟不在身边,话还不是由自己来说。

苏棠雪知道白心月的性子,虽然时常在紫圣真面前夸赞白心月,但是劝其收白心月入门这种话可是从来没有说过的。这是苏棠雪对白心月的尊重,不会擅自做决定。

这会儿替自家师尊背了一大口黑锅,苏棠雪尤不自知。

化方真人心里呸了一声,老妖婆死不要脸,你徒弟要是真说话这种话,你早就收其入门了,还用等到现在?

不得不说最了解你的还是自己的死对头,化方真人一下子就看出了紫圣真人的小算盘。

等紫圣真人说完,化方真人冷哼一声正待喷回去,却发现宗主闻人离不轻不重地看了一眼自己,化方真人终究没有开口,把目光投向场内。

紫圣真人见此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被宗主闻人离一看也老实下来,专心看起白心月和穆霖的比试来。

闻人离毕竟是一宗之主,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紫圣真人和化方真人心里这样安慰到自己,其实二人都是不想捱宗主闻人离的风雷掌罢了。那滋味,可不是酸爽就能概括的。

此时又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场内的冰寒气息已经浓郁到了一个高度,甚至于场下的修士都感受到了那股森冷的寒意。

场下观战的修士看得是目不转睛,生怕错过精彩的场面。

又过了片刻,几乎是同一时间,场内的两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暗红的血液在洁白的冰面上显得格外刺眼。

场下修士的心都提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