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大比(五)

大比(五)


白心月能拖动两具傀儡是何禹所没有想到的,那两具傀儡有多重何禹是心中有数的,那可是他耗费了无数精铁矿,再加上不少珍稀矿材才锻造出了这五具五行傀儡。

所以白心月这么轻易就拖动两具重逾千斤的傀儡,是让何禹感到震惊的,看起来也不像是练过体术的样子啊,怎么比某些男修还要强悍?何禹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只要何禹向两具傀儡脚下一看便知,两具傀儡脚下都被一团冰块包裹,再加上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儿,拖动两具傀儡对于白心月来说不过是易如反掌之事罢了。

不过两具傀儡连在一起之后便不能分开了,想来是何禹使了什么手段,让两具傀儡连在了一起。这傀儡是何禹所炼,自然不必再遵循五行相克之道,只听何禹一人指挥。

转眼间何禹便又放出一具傀儡,厚重的土系灵力散发出来,许是因为先前见过李言的火灵力在白心月面前不起作用,所以何禹便没有放出那具火系傀儡。

所以白心月猜测,或许何禹的本命傀儡应该是那具水系傀儡。

可是白心月的冰灵力天生就对水灵力克制,除非何禹的水灵力也有特殊的异化,不然那具水系傀儡放出来也是送人头罢了。

白心月指尖灵光闪烁,金木两具傀儡变被冰封起来,白心月转手催生出两条巨藤,一条缠向土傀,另一条径直向何禹袭去。

何禹见此无法,只得放弃对金木二傀的控制,转而放出火系傀儡。这也更肯定了白心月的猜测,那具水系傀儡应该就是何禹的本命傀。

何禹放出火系傀儡之后并未驱使其攻击白心月,而是从指尖逼出一滴精血打到火傀的额间。

顿时火傀双瞳的位置闪过一丝暗芒,而何禹的气息也有了一丝萎靡。修士精血弥足珍贵,何禹把宝压在了火傀上面。

而火傀也没有让何禹失望,掌中烈焰喷出,顿时便烧尽了面前的木藤。

白心月见此从乾坤戒中取出一件弩形灵器,只有两个巴掌大小,甚是精巧。

而这弩只有弦而没有放置□□的箭道,原本箭道的位置则刻画着精美的符纹,这件灵器是以符箓来激发的。

此弩名唤千机弩,是白心月在向不少同门售卖了一大笔符箓换了不少宗门贡献,再加上几年来所做的宗门任务获得的贡献点,这才在器坊兑换了这把千机弩。

这把千机弩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个鸡肋,因为激发灵气所用的符箓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一张二阶灵符的售价都在五百下品灵石左右,这弩虽然是器峰峰主的作品,但也太烧符箓了,是以一直挂在那里无人搭理。直到白心月入宗,这才有了归宿。

其实这弩的来历还有一段往事,现在按下不表。

何禹见白心月拿出这件弩形灵器,眉头便跳了跳,修士的直觉告诉他,这玩意儿有危险!何禹连忙驱使火傀上前,竟连一旁的木傀都顾不得了。

只是白心月也摸出了五张白色符箓,这是她自己绘制的二阶下品冰箭符。

左手持弩右手拿符,白心月一掌把五张符箓都拍到了千机弩上。

弩身灵光一闪,五道巨大无比的冰箭顿时先后向火傀飞去。

冰箭符原本是可以激发出多支冰箭的,只是用在千机弩上,便把一张符箓里的冰箭融合了。这也正是白心月看重千机弩,并且为此不惜荡尽身家的原因。

只要白心月愿意,她完全可以将五张符箓的力量一起激发出来,这也是目前以白心月的修为能叠加的最多数量。不过这样的威力过大,用在同门身上实在说不过去,反正这样也足矣。

转眼间,第一道符箓就打在了火傀身上,令人惊异的事情出现了,火傀身上的火灵力骤然削弱,接连五道冰箭过去,火傀眼中的暗芒消失殆尽。

见白心月转身欲以此法解决木傀,何禹连忙急道:“白道友且慢,老朽认输!”

何禹哪里看不出来白心月这是手下留情了,否则刚才直接冲着自己来不是更好?他的肉身可比傀儡的脆弱多了。再说这些傀儡可是何禹的心血,要真是损了一两个,不仅自身受损,这心里更是不好受啊。

所以何禹连忙认输,生怕白心月出手。

白心月听到这里便将千机弩收了起来,“方才多有得罪,还望何师兄恕罪。”

这个时候一旁督战的金丹真人说道:“第五擂台,坐忘峰白心月胜!”

白心月走下擂台,找个地方打坐回复灵力去了。

等到白心月调整好状态之后,便看到了光幕之上的变化。

被淘汰的修士名字已经从光幕之上消掉了,剩下的名字里,白心月认识的都榜上有名。

等到四十强的名单全部出来之后,第二轮对阵表很快就出来了。

坐忘峰白心月对灵秀峰胡媚儿。

灵秀峰白心月心内沉吟,和棠雪同出一峰啊。

白心月对胡媚儿是有些了解的,虽然不是亲传弟子,不过峰主紫圣真人对其倒是有几分看重,有些事务都是其奉紫圣真人之命去打理的,尤其那一手惑人心智的媚功更是了得。有不少修士都是败在了这媚功之下。

除了媚功之外,胡媚儿手上那套顶阶灵器困仙索也是分外难缠。

及至台上,白心月终于见识到了出自紫圣真人一脉的媚功,苏棠雪虽是天生媚骨,但平日里绝不轻易以媚术示人。照苏棠雪的话来说,杀手锏之类的,绝对不能轻易露于人前,白心月深以为然。

对面的胡媚儿一颦一笑之间都充满风情,十分撩人。自从她上台之后,台下男修的欢呼声就没停过。

不过白心月观之其内息隐隐有些不稳,可能是之前的对手造成的。

“灵秀峰胡媚儿,见过白师妹~”胡媚儿说话的语气都是娇滴滴的。别看胡媚儿面容娇媚,其实真实年纪已经二百余岁了。

白心月好似不好意思一般轻轻撇过头去,“坐忘峰白心月见过胡师姐”

且看谁能装过谁吧。

胡媚儿见此眼底精光一闪而过,难不成刚开始就得手了?不行,不能着急,听说这个白师妹可是个硬茬子,没准儿是唬我呢?

原来胡媚儿一开始就用了媚术,擂台规定一登台就可以开始比试,胡媚儿这样做也不算违规,只是钻了空子罢了。

白心月如此反应也是为了迷惑胡媚儿,这下就看谁能骗过谁了。

胡媚儿一边祭出困仙索,一边掌中喷出粉红色的雾瘴。绯红迷雾是胡媚儿的成名绝技,专门惑人神识,配合其媚功往往屡试不爽。

可胡媚儿不知道白心月修行太上忘情诀,根本不会被她的绯红迷雾所影响,不过这些胡媚儿可不知道,胡媚儿见白心月站在绯红迷雾之中一动不动足足有一刻钟,心下终于放心。一边用困仙索缠向白心月,一边欺身上前。

困仙索一碰到白心月便被冰霜覆盖,胡媚儿惊觉上当,急忙就想退出迷雾范围,既然绯红迷雾和困仙索都不能拿下白心月,那就只能另寻他法了。

谁知困仙索被白心月一拽,胡媚儿一时不察竟然被拉到了白心月面前。这时胡媚儿才发现白心月眼中古井无波,哪里有被自己迷惑住的样子。

胡媚儿心内一紧,下一刻白心月便看向了她。胡媚儿只觉得自己仿佛掉到了无间地狱之中,神魂顿时混乱起来。

场下观战的修士看不清迷雾之中的情形,只听到了其中猛然间响起了胡仙子的惨叫声,下一秒就看见胡媚儿被一条冰链送出了场外。

胡媚儿身上还绑着自己的灵器困仙索,整个人看起来浑浑噩噩的,好似受到了不少惊吓。

“胡师姐,得罪了。”白心月语带歉意,不用这招破了她的媚功,那便会是无休止的纠缠,时间一长肯定对自己不利。白心月无法只得动用太上忘情诀之中记载的瞳术“寂灭之眼”,结果果然见效。

白心月撤去瞳术,胡媚儿顿时清醒过来。看到自身处境,胡媚儿对着白心月微微一礼,便一言不发地离去了。

“坐忘峰白心月胜!”

督战的金丹真人再次宣布道。

底下的修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什么都没看到,比试就这么结束了?唯有场上的金丹真人看到迷雾中的情景,底下的筑基修士少有能够看破的。也就是说白心月的瞳术还未曾真正暴露出来,这也是白心月的用意所在。

因为这场比试没用多少灵力,所以白心月下场之后还到其他擂台观战去了,这些胜者没准儿其中哪一个就是自己的对手,可不得好好看看。

等到第三轮比试开始时,已经是金霞漫天了。

坐忘峰白心月对战始原峰穆霖。

穆霖,水木双灵根,筑基后期。

这是白心月目前为止,遇到的修为最高的对手了。

这是一个劲敌,白心月心中暗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