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大比(四)

大比(四)


截止目前为止,白心月除了啄龙锥和符箓以及诡异的灵力之外,并没有暴露出更多手段 。而且白心月连挑三个筑基中期,剩下的修士都不敢赌白心月还有多少余力。

“真是邪门了,明明是刚刚筑基,怎么比筑基中期都厉害?”场下一个修士吐槽,也说出了众多修士的心声。

直到最后都没有上来挑战的,按照以往惯例,作为督战的青林真人便抽了一支还未上场的参赛修士的名签,作为白心月第五场的对手。

被抽上来的修士直呼倒霉,盖因他也是筑基初期,前面三个筑基中期都没能拿下来的硬茬子,他就更不用指望了。

果然,这次还不到半刻钟,这位便被白心月友好地“送”下了擂台。

青林真人宣布白心月晋级下一轮之后,她对着青林真人一礼,便下台去了。第二轮比试在明天,所以白心月便在各个擂台轮流转了起来。毕竟都是明天比试会遇到的对手,多了解一点是一点。

闻人青筠和苏棠雪等人自不必说,几人相熟得很,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白心月重点关注的是那些不是十分熟识,而手段高明的修士。

几番观察下来,还真让白心月看到几个值得注意的对手。一个使刀的男修,那道道刀气仿佛有若实质一般。据白心月观察,这位男修应当是领略了刀势,只是不知道是哪一种刀势。因为白心月不在场上,所以看得不是很明朗。

众多周知,主修兵器一类的修士,通常都会经历过这几个阶段,气、势、意、道。每一阶段又分为初成、小成、中期、大成、圆满这五个阶段。

而能领悟到气势意道的修士,无论是到了哪一个阶段,都会比同阶修士高出不少战力。正如白心月所见,场中男修挥出一道道刀气之后,对面的修士果然招架不住,很快就认输了。

除过这个男修之外,还有一个修士格外让白心月注意。原因无它,皆因每次上台的修士都是被在场督战的金丹真人抽签抽出来的,没有人愿意主动挑战这位修士。而上去的修士,则会在半刻钟之内被送下擂。

白心月也只是在练战三位筑基中期并使计淘汰了一位筑基初期后才造成了这样的效果,然而这位修士一开始就是这样,实在不得不让人注意。

使一对双锏,浑身肌肉饱满充满力量。一出手便是竭尽全力,但是又不会伤到被迫上场的修士,对力量的把控简直是妙到毫巅,看得白心月啧啧称奇

筑基大圆满修士,果然如此强悍。

如果白心月所料不错,这次筑基大比的魁首应当就是这位师兄了。不是白心月妄自菲薄,是她看得清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儿。为人最要不得的就是盲目自大,有时候认清现实才能走得更远。无论是修真界亦或者是凡俗界,都适合这个道理。

而且白心月看得分明,这位师兄分明就是奔着这次筑基大比魁首的奖品,三品中阶的结金丹来的。

几百年前的那场变故使得修真界的丹器符阵数道瞬间衰落,其中以丹符二道尤甚,而在丹符二道之中,就算是白心月也必须承认,丹道受到的几乎是毁灭性打击。

直至如今,修真界九大顶级宗门加上散修联盟,三品炼丹师拢共不超过十位,而炼制众多高阶丹药的主药又极为稀缺,只有在几大秘境开启之后,才能得到这些外界存世极少的灵药。

而万象宗此次能拿出一枚结金丹作为筑基大比的魁首奖品,也属实是凑巧,盖因几年之前一位被仇家追杀的修士在陨落之前,拿出了炼制结金丹最为重要的一味主药,为的就是让现任宗主照拂后辈。

宗主闻人离当然不会拒绝,就是那位的仇家是元婴大能他也认了。索性那位的仇家也只是金丹修为,并没有和万象宗叫板的底气,在安顿好那位的后人之后,宗主闻人离立刻便将这味主药交给宗内唯一的三品炼丹师傅鹿黎真人,终于在两年前得了一炉结金丹,不过十枚。

这已经是成丹率极高了,而宗内修士想要获得一枚结金丹,除过数额高昂的门派贡献之外,还要对宗门有过重大贡献,这才能获得宗门赐予的结金丹。

简而言之,单纯的实力到了并不能理所应当地获得结金丹。这也正是为什么男主林子凡能够以四灵根之身得到宗门重视,盖因他是目前修真界最年轻的三品炼丹师,只是现在还不是。

只要在宗门大比之中夺得魁首,就能获得一枚珍贵的结金丹,每一个临近金丹的修士都会全力以赴。

而白心月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除过这位师兄之外,宗内并没有出现第二个筑基大圆满修士。

也由此可见,修行之不易。

看完几场比试之后,白心月便返回了坐忘峰。虽然这几场比试她没有动到根本,但是调整好状态才能迎接第二天的比试不是。

到了第二天,白心月早早就去了现场。

听执事长老说完之后,白心月知道了第一轮比试之后一共有八十位修士晋级。

这个数字或许不能代表全部,但也无疑代表了万象宗内筑基修士的精英,也大概都在于此了。

而由万象宗也能推导出其他八大宗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情况,如今的修真界不比以前,现前的修真界才是真正的百花齐放。

执事长老宣布了第二轮的规则,通过两两对决,胜者进入四十强、二十强,以至于明天第三轮的十强。

也就是说,白心月如果想要进明天的十强,就必须要连胜三场。只有进入明天的十强,才会有被金丹真人看中的可能。

不是说没有破例的先例存在,只是进入十强是最稳妥的办法。

而今天这八十位修士,除过白心月是刚刚筑基之外,最次的也是初期巅峰了。这也有运气成分在里面,如果白心月能三场不遇到后期或者那位大圆满修士,晋级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白心月思索间,擂台上的执事长老摸出一方圆盘,从圆盘中央投放出一道光幕。光幕之上就是白心月等人的名字,对阵表已经排好了。白心月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第一场第五号擂台,对手是太玄峰何禹,筑基中期修为。

白心月登上擂台,那边何禹也上了擂台。

何禹是一名老者,看面容十分和蔼可亲。但是白心月不会就此放下戒心,要知道能够走到八十强的,又有哪一个会是泛泛之辈呢。

双方互相见礼。

“坐忘峰白心月,见过何师兄。”

“太玄峰何禹,见过白师妹。”

白心月是所有人里修为最低的,所以几乎见了每一个修士都得管人家喊师兄师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而何禹也没有轻视白心月,反而表现出了十分重视的态度,这一点从他身边站着的两具筑基初期的傀儡就可以看出来。

原来何禹是走炼傀一道的,在这上面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是难以想象的,所以此道修士通常进境缓慢,盖因大部分时间都耗在傀儡上了,白心月不由得肃然起敬。这种修士是值得让人尊敬的,不是每一个修士都愿意把时间和精力花费在枯燥的事物上面。

以何禹筑基中期的修为,控制两具傀儡完全游刃有余。因此在一旁的金丹真人表示可以开始之后,何禹便操纵两具傀儡直接分左右两边抄向白心月。

白心月足尖一点,向后退去,同时仔细观察了两具傀儡。

这两具傀儡雕刻地如栩如生,几乎是照着何禹的模子刻出来的,一具傀儡上透露出庚金之气,而另一具傀儡上则显露出木灵气。

五行傀儡?有点意思

白心月心里瞬间反应过来,五行傀儡是以自身灵气喂养出五具不同属性的傀儡,借此获得强大战力,和自身相辅相成。而其中应该有一具是何禹的本命傀儡,不过据白心月观察,那具本命傀儡应该不在这两具傀儡中。

想通之后,白心月双手分别向两具傀儡拍出,一道冰晶锁链和木系藤蔓分别向金傀儡和木傀儡锁去,瞬间便将两具傀儡紧紧缠绕起来。

金傀儡代表的是锐金之气,不断消磨白心月的冰晶锁链,白心月不仅要提防随时会过来的何禹,还要不断补充灵力。

而另一边的木傀儡则完全没有反抗之力,白心月的木灵力大概克制住了何禹的木傀儡,这对白心月来说也算是意外之喜。

果然如白心月所想,何禹见两具傀儡拖住了白心月后,便立刻欺身上前,手中蓄力,灵力闪烁。

这就是何禹之前战胜五位挑战者的原因,用傀儡拖住对手,自己则真身上前,屡试不爽。

就在何禹快到白心月面前时,白心月双臂交错,两条锁链硬生生拖着两具傀儡撞向何禹。

何禹不得已,只能后退以此来躲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