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大比(三)

大比(三)


“燧云峰李言,有礼了。”李言同样是筑基中期修为。

红衣女修对着微微颔首,白心月亦回礼。

双方站定之后,便开始过招了。

李言周身萦绕着淡红色的灵力,周身灵气鼓荡,头顶上方出现明显的灵力漩涡,明显是要一击制胜。

白心月见此也口中默念,周身冰寒气息凝实,出现许多细碎冰晶。

“天炎地火!”李言轻喝一声,双手拍向地面。顿时地表皲裂,红色的岩浆迅速填满沟壑,向白心月的方向快速袭来。同时天空上方出现许多火球,也一同径直向白心月俯冲而去。炙热的气息充满整个场地,就连场下观战的修士都能感觉到那火球之中暴虐的火灵气息。

李言是火灵根,这一招天炎地火是她目前为止威力最大的一招秘术。先前李言也见过楚怀是怎么败在白心月手上的,使出这一秘术,就是为了封住白心月遁地偷袭的可能。而上空之中的火球连击也是是为了克制先前的灵力虚影。

就算白心月此时手上还有遁地符和幻影符,也是没有任何办法。连战两人的弊端开始显露出来了,底下观战的修士已经开始琢磨如何克制擂主的手段了。

有不少修士就是因为手段被频频克制,才和最后的晋级名额失之交臂的。如今白心月也遇到这种情况了,虽然还有许多手段没有用出来,可是越往后遇到的对手会越难缠,现在暴露底牌无疑会削减之后的战力。

心思电转之间,白心月便有了决断。

“万里冰封!”

白心月脚下快速凝结出了冰霜结晶,并快速向周围蔓延。冰霜很快就覆盖住了李言的岩浆地脉,场中寒冷和炽热两股气息交替,底下观战的修士时热时冷,好不精彩。

火克水不假,但冰为至寒之水,强水亦可扑灭弱火。李言这时才露出诧异的神色。旁人或许没有感觉,但她自己可是察觉到了,这股怪异的冰寒之力,竟然死死克制住了她的火灵力!

太上忘情诀功法入门艰难,但在入门之后获得的增幅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这不过只是冰霜一角罢了。

冰霜还在蔓延,而白心月已经从冰面上消失不见了。

冰遁!

李言神色凝重,身前出现一个火灵力的防护罩,堪堪才抵住冰霜蔓延的趋势。如果想要消融掉场中的所有冰霜,对灵力的消耗无疑是巨大的。只怕到了那时也再无还手之力了,可是李言深知,目前局势对自己部里,白心月随时都有可能出来偷袭。拖得越久,便对自己越是不利。

没有丝毫犹豫,李言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红色灵珠便出现在李言面前。

李言将红色灵珠抛向空中,先前召唤出来的火球便被吸入灵珠之中。那些火球因为失去了攻击目标所以才没有落下,此时成了李言再次回收补充灵力的资源。

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修士,不然是会吃大亏的。正是因为白心月的这种态度,所以她才没有被李言的天炎地火勾中。也正是因为李言的足够果决,她才没有被白心月偷袭得手。否则方才李言若是再犹豫一息,白心月的攻击可就要到了。

红色灵珠在吞噬完火球之后,暗红色灵光一闪,便又吐出一团红芒。这团红芒落到冰面上,瞬时便融化了一块冰面。

李言见此才松了一口气,她这灵珠里封印着一丝二阶中期妖兽的本命火,这是族中长辈赐予自己防身所用。本来是想当压箱底的手段的,没想到这个时候就被逼出来了。李言神色微微有些无奈,若不是这诡异的寒冷气息着实让她感到些许恐惧,她是无论如何也会把这宝珠留到最后再用的。

本来是想上来捡个便宜,没想到是踢到铁板了。本以为这白师妹和楚怀一战之后应是灵力耗尽了,却没想到竟然是这般难缠的对手。李言这时才有了一丝后悔的意思,只希望宝珠迅速建功,此时兵贵神速啊。

红芒不断吞噬着场中的冰面,三息时间过去已经融化了近五分之一。

冰面之下的白心月还是不着急,啄龙锥自袖间飞出,没有一丝的灵力波动。任凭李言如何机警,也察觉不到这啄龙锥到底来自何方。

白心月操纵啄龙锥击向李言的灵力防护罩,啄龙锥去势极快,转眼间便飞到李言背后。

直到啄龙锥打到防护罩上面,并击出一条裂纹之后,李言这才察觉到后背居然受到了攻击。

顿时李言的冷汗就下来了,这要是白心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后方,还真不知道她会不会阴沟里翻船。

强行镇定下来的李言连忙修复防护罩。

定了定神,李言似是下定了决心,输出了大部分灵力到宝珠之中。宝珠再次暗光一闪,再吐出了一大口红芒。冰面消融的速度再次加快,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了。

而李言的灵力也所剩无几,宝珠所吐出的红芒本来是直接对修士作用的,同阶修士沾上一点便会被如附骨之疽一般缠上,纵然一时性命无碍,但那种灼烧神识和肉身的痛感也会让其方寸大乱。

可如今李言连白心月的衣角都没有烧到,还要时刻修补因为啄龙锥无时无刻的攻击所造成的裂纹。不然防护罩被破,那她才是真的危险了。

在冰面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的面积时,白心月终于现身了。

李言不由大喜过望,连忙驱使红芒袭向白心月,只要白心月身上沾到一点兽火,她就有必胜的打算。

可白心月又怎么会如李言所意呢,方才一直躲闪不出只是为了消减李言的灵力,如今她灵力充盈,自然不必再躲躲闪闪。

白心月指尖飞出一抹莹白色光点,眨眼间便把宝珠困住,红芒失去控制停滞不动,断绝了控制中枢,白心月自然不惧红芒威胁。虽然只能困住几息时间,不过这对白心月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李言见宝珠被制,心头浮现出强烈的危机感,然而已经无力回天。

下一刻白心月一招手,五枚硕大的冰锥出现在白心月身边,随着白心月手臂落下,冰锥便和啄龙锥一同冲向李言。

李言连忙加固灵力罩,但她的灵力本来就所剩无几,一部分还在试图唤醒宝珠挣脱束缚,再加上白心月的冰灵力对她的火灵力有些许克制,李言也只有惜败的结局了。

果然,李言的灵力罩应声而破,啄龙锥稳稳地停在李言的眉心处。

胜负已分

“在下甘拜下风。”李言见此也痛快地认输。

“李师姐,承让了。”白心月微微颔首,顺势也解开了对李言宝珠的束缚。

李言抬手收回宝珠,便头也不回地跳下擂台。

就在这时,白心月突然眉心微皱,哗地一下喷出一口鲜血,周身灵力呈现出不稳的模样。

李言察觉到动静转头一看,心内微微有些疑惑,白师妹先前可不是这般灵力不济的模样啊。

还不待李言想明白,一个瘦小的男修便跳上了擂台。

“闲散峰侯坤,特来讨教。”

原来是见白心月后劲不足,想来捡漏的。

虽然略微有些不厚道,但是擂台规则如此,倒也不好说些什么。

不过一旁督战的青林真人表情却是有些奇怪,一副似笑非笑,好像是在强行憋笑的感觉。

侯坤不过筑基初期,论修为也只比白心月强上一点。白心月见此暗笑一声,来得好,等的就是你!

只见下一刻白心月便欺身上前,哪里还有先前那种灵力不济的模样,分明是灵力充盈,状态极佳!

侯坤见此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白心月一掌击中。

白色冰霜顿时覆盖了侯坤全身,将其变成了一座冰雕。

随后白心月轻轻一掌,便把侯坤送出了擂台之外。

原来之前只是白心月做出的假象,为的就是迷惑侯坤这样想捡漏的修士。不然一个一个真刀真枪地打,可是很费灵力和神识的。

原本白心月也没抱多少希望,本着能骗一个是一个的原则,反正骗到了就是赚到了。结果显然不错,只剩下一个名额她就可以晋级下一轮了。

李言看着面前的冰雕,嘴角抽搐,这白师妹够贼的啊!她恰巧和这侯坤还认识,看着挺机灵的一个小子,怎么这个时候就犯蠢了呢。那能连挑三个筑基中期的白师妹会是这么好对付的吗?有经验的一看就知道这是早在卖破绽呢。

底下观战的修士也热闹起来,纷纷说到,白师妹看着挺高冷的,行事居然如此不拘一格,实在是妙啊!

青林真人忍俊不禁,这小丫头实在是太机灵了。这样给自己减掉一个对手,能不机灵吗?

那边李言把侯坤拖走,这厢白心月在台上等了一会儿,居然还没有人上来。

筑基后期及其以上基本都在其他擂台守擂,剩下的见识过白心月连挑三个中期,自然不肯上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