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大比(二)

大比(二)


“白师妹,请多指教。”楚怀微微一笑,手中羽扇举起。

眨眼间数千根羽毛出现在楚怀头顶,每一根羽毛都散发着熠熠寒光。显而易见,被这羽毛打中的滋味一定不好受。

随着楚怀手臂一落,千根羽毛宛如利剑出鞘一般,化成道道流光冲向白心月。

白心月神色未变,双手一合,一堵厚重冰墙拔地而起。

那千根羽毛打在冰墙上,和冰墙一道化为灵光消散。初次交手,双方不出意外打了个平手。

白心月双手掐诀,无数条藤蔓从地下突起,每根藤蔓上都长着倒刺。这和之前面对马洪时用种子催发出来的普通藤蔓不同,那种藤蔓有形无势,杀伤力有限。而现在这种用灵力激发的秘法,则是先前那种完全无法比拟的招式。

藤蔓包围向楚怀,上面的倒刺也闪着寒光。

楚怀足尖一点,向上空略去,同时手上掐诀。

地表顿时皲裂,藤蔓去势受阻,七零八落地陷入了裂缝之中。

白心月见此心下了然,看来这楚怀身具土灵根,一手陷地之术甚是出众。

不过木克土,这一局还并未结束啊。

白心月再次掐诀,这次一根足有两人合抱大小的藤蔓从地表钻出,目标直指头半空之中的楚怀。

因为白心月所修功法之故,她可以将别人的一部分灵力化为己用,前提是对方的灵力必须被自己克制。而要做到无差别吸收,以白心月目前的境界还做不到。而楚怀正好是土灵根,正是楚怀的陷地术给了白心月藤蔓茁壮成长的养料,不然单凭白心月一人想要催发出这种程度的藤蔓,还是要费上些许灵力的。

楚怀眼中微微露出一丝诧异,明显感觉到自己施展的秘术被削弱了一部分,看来这位白师妹的手段不止于此。不过先应对眼前的局势是当下最要紧的,楚怀抽出背后长剑用力一挥,一道刚猛的剑气瞬间发出。白心月催生出来的藤蔓被击中,裂开了一道大口子。不过藤蔓去势不减,裂口很快就愈合了。

白心月操纵藤蔓攻击楚怀,神识和灵力都在消耗。这时白心月丹田内的定魂珠开始微微转动,不时流出一道精纯的灵气补充白心月的识海和灵力。白心月心下微喜,虽然这部分精纯灵力并不多,但是很好地维持住了自身的平衡。再加上服用丹药回复灵力,基本上不会出现灵力耗尽的情况。

看来这定魂珠的来历不凡,如今能够自主补充神识和灵力的宝物可不多得了。多数被掌握在元婴修士手中,金丹修士手上都属少见。而如今白心月手上也有这样一件宝物,其中意义不言而喻。或许这也正是白心月看不出定魂珠品阶的原因,至于为什么宗主闻人离没有发现,或许是因为这定魂珠只对修炼了太上忘情诀的修士才会有效?

白心月只猜中了一半,另一半在遥远的未来,等她金丹之后慢慢揭开了全貌。

此时场中,藤蔓来势汹汹,楚怀神色一定,骤然挥出十道剑气。

白心月及时收手,剑气反噬的滋味她可不想尝试。如今神识和灵力均不会出现干涸的情况,她何必再和楚怀硬抗。

遂白心月主动放弃了对藤蔓的掌控,藤蔓瞬间被剑气斩成了碎块。楚怀发出这一招必然消耗了不少灵力。白心月一改之前的战略,转而和楚怀慢慢耗起来。

白心月催动秘法,不停地分出手臂粗细的藤蔓干扰楚怀的视线,就是不让楚怀有近身的可能。

时间一长,观战的修士也看出了端倪。

“这白师妹怎么灵力还未曾枯竭?”有斗法经验的修士迷惑道。筑基中期巅峰的楚怀都有意收敛灵力了,而才筑基不久的白心月居然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真是太令人奇怪了。

“白师妹刚才不是吃了丹药吗?”有修士说道。确如其所言,白心月是趁着楚怀无暇顾及的时候吃了几枚丹药,不过丹药的炼化是需要时间的。

吃丹药只是为了掩饰定魂珠的存在,白心月不敢保证宗门内所有人都是高尚的。修真界的法则是残酷的,怀璧其罪的道理连稚儿都懂,更何况是白心月呢。

“许是因为功法所致?听以前的师兄说”有知道太上忘情诀的修士便给周围的人群科普起来。

“原来是这样,也不知这太上忘情诀的宗门贡献点要多少啊?”当下便有那心思活络的修士想要效仿白心月。不过改修功法可是要散功重修的,不是所有修士都会这样做的。

当下之前那名修士便说了:“咱们还是别想了,修炼太上忘情诀的同门听说都没能迈过筑基这个坎儿,连同这位白师妹一起,成功筑基的一个巴掌就书过来了。”

修士顿了顿,继续道,“而且这位白师妹可是个狠人,听说当时符峰的青林真人要收她做关门弟子,都被这位师妹拒绝了,铁了心要修炼太上忘情诀。这人各有命,偏巧让人家筑基成了!”讲完白心月的这段往事,那修士又低声道:“几位怕是还不知道吧,一个月前筑基时引发异象的就是这位白师妹。”

见过那次异象的筑基修士其实并不多,异象只在坐忘峰上,而且持续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所以这就导致了很多修士只是听说过某某筑基引发了异象,对于修士本人的信息却是知之甚少。

“怪不得楚师兄要上台呢,原来症结是在这儿啊。”有修士当下就明白了。

被修士这么一说,顿时周围的观众就来精神了,开始了新一轮的讨论。

而此时场上的楚怀也看出了白心月的打算,楚怀眉头微皱,白心月一直没有给他服用丹药的机会,反而她倒是趁机吃了不少丹药。楚怀深知再这样耗下去,输的人可能就是自己。当下也不再犹豫,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不停结印,周身出现一个散发着黄色灵光的灵力罩防止白心月的干扰。

片刻之后,楚怀身前便出现了数不清的宝剑虚影。

“万剑齐发,去!”楚怀双指成剑,直指场内的白心月。

“楚师兄的万剑齐发可是一大杀招,同阶之中能够扛下来的可没有几个人,白师妹危险了。”知道楚怀这一招威力有多大的修士说道。

万千剑光虚影袭向白心月,其中威力只有楚怀自己知道。

楚怀用完这一招便从半空中缓缓落到地面,若是这一招也不能将白心月完全制服,那他也没有多余的灵力了。

就在楚怀准备服用丹药补充灵力的时候,一柄墨色飞刀悄无声息地抵在了他的喉间。

“楚师兄,承让。”

白心月的声音仍然听不出一丝起伏,楚怀这才露出震惊的神色。再次望向剑影中的“白心月”,这才发现那只是灵力凝出来的一个虚影罢了,真的白心月早就埋伏在自己的下方了!

原来在楚怀掐诀的时候白心月就已经猜到楚怀怕是要全力一击了,然而她又怎么会坐以待毙呢?白心月瞬间就激发了一直贴在手腕上的两道符箓,一道幻影符制造她仍然留在场中的假象,一道遁地符让白心月埋伏在楚怀的正下方,就等着他落下来。

这两道符箓都是二阶中品,白心月不过刚刚筑基的修为,也只是勉强绘制出了这两张罢了,没想到一朝全用在了楚怀身上。

楚怀灵力耗尽被白心月近身偷袭得手,胜负已分。

“白师妹手段高超,楚怀甘拜下风。楚怀认得很干脆,起身离开了擂台。”

场下此时炸开了锅,“ 白心月连败两个筑基中期,这怎么像是一个刚刚筑基的修士啊!”

“就是!说马洪轻敌也就罢了,楚怀可是中期巅峰的存在,刚才那找万剑齐发可是还没见效呢,怎么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输了?”有修士附和道。

白心月将两道符箓一直贴在手腕处并不示人,是作为后备招式的存在。这只是第一轮,杀手锏可是要留在最后才能用的。

而且白心月的目的也达到了,方才她的动作自然没有瞒过身为金丹修士的青林真人。幻影符虽然是二阶中品符箓,但是因为效果只凝结使用者的虚影而没有任何其他效果,所以在中品符箓中也是属于冷门的存在,万象宗的二阶符师里还没听说过谁绘制过幻影符。

所以结果还有一个,那就是这幻影符是白心月自己制作的。

一个刚刚筑基便能绘制二阶中品符箓的修士,其所代表的意义青林真君本人非常清楚,那便是极高的制符天赋!

若说当初青林真人是因为白心月的资质,以及其在制符一道上所具有可能性上才决定收徒的话,那现在的青林真君绝对会为了白心月潜在的制符天赋再次递出橄榄枝,即使是白心月之前拒绝了他!

这可是能传承衣钵的弟子!

就在这时,场上又上来一位修士,还是个女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