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筑基

筑基


原主对男主林子凡情根深种,以至于最后撼动道心身陨道消,这件事在天元大陆传为谈资,而万象宗也一度成为修真界的笑柄。

作为最年轻的金丹真人之一,原主无疑在宗门内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她的陨落,势必对万象宗造成了损失。可以说,万象宗对原主的前期投资,全都打了水漂。

一个金丹真人的出现,往往都是无数资源堆砌出来的。这不仅仅看修士个人的资质,和其背后势力的资源分配也有很大关系。而原主的所作所为,对宗门来说,已经无异于背叛了。

而方才在幻境之中,白心月之所以没有击碎原主,正是因为白心月明白,她现在就是原主。一旦击碎了原主幻象,她自己也会永远沉眠于心魔幻境,永远没有苏醒的可能。也就是这一刻,白心月彻底代替了原主。

在度过心魔劫之后,白心月内视丹田。只见丹田下方的灵气漩涡已经逐渐挤压液化,开始发生质变。只要等到丹田里的灵气完全液化,白心月就彻底稳固住了筑基初期的修为,成为真正的筑基修士。

仙途伊始,大道有望。

而在这一刻,整个坐忘峰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一片金黄的山峰彻底被冰霜覆盖,从上至下都被一层莹白包裹,散发着森然的冷意。

令人惊奇的是,冰霜仅仅只是蔓延到山脚,并没有继续向外扩张。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山脚周围插着许多小阵旗。只是此时被冰霜覆盖,一时之间没有人发现。

整座山峰显得分外冷寂、平静无波。

如果不经过坐忘峰,根本不会发现这些变化。这冰霜就像现在坐忘峰的主人一样,平静而不显波澜。

坐忘峰的变化被打扫石阶的师兄弟连忙报告给了上面的师兄,最后消息被递到了掌门面前。

作为一宗之主的闻人离,乃是金丹后期圆满修为的大能,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隐隐猜到了事情大概。

筑基异象极为少见,能在筑基时引发异象的,说不准就是宗门未来的高层。

“青筠,随为父走一趟。”

宗主闻人离一向雷厉风行。

“是。”

此时正在向父亲请教修炼上遇到问题的闻人青筠自然应下,作为宗主之女,闻人青筠的性子自然和她的父亲相似。

而当闻人离带着女儿赶到坐忘峰时,已经有不少金丹修士带着各自的爱徒到了。

“师兄可是来迟了。”

一位身着紫衣的美妇人含笑打趣道。万种风情皆在眼底,紫圣真君不愧其碧宫仙子的雅称。

紫圣真君可是实打实的金丹后期修为,和宗主闻人离相比,那也是不差多少的。

“紫圣师妹说笑了。”

闻人离对紫圣真君点点头,又和其余几位金丹真君打过招呼后,便看着冰霜包裹的坐忘峰不说话了。

几位金丹真君各自寒暄着。

“青林真君可是第一个赶到的,他的符峰离这儿可是有些距离了。”一位真君转过身对着另一位修士说道。

金丹真君遁速之快,怎么会因为这点子距离就分出个先后来。

被叫到的青林真君是个儒雅的青年,闻言淡淡笑道:“毕竟以为是能传承衣钵的弟子,难免就上心了些。”青林真君作为符修大能,门下至今没有一个弟子,连记名弟子都没有。要知道当初青林真君为了收白心月入门,可是许了关门弟子的。

关门弟子的含义有多重呢?那就是唯一的弟子,其中分量自然不言而喻。

而当时的白心月却拒绝了青林真君,不由得让人叹息。青林真君金丹中期圆满修为,进入金丹后期不过时间早晚罢了,按理说应该没有弟子会拒绝的。但当时白心月的情况实在特殊,旁人提起也只是叹息一声,并没有因为白心月的拒绝而将其视作狂妄之辈。

当初白心月拜入万象宗,在掌教大殿与同期弟子拜见宗主及各位金丹真君时,一道白色玉简径直从大殿正中的牌匾之后停到了白心月面前。这一变化让在座的金丹真君都稍微有些愣住了,随后所有的金丹真君都反应过来了。

这是功法自行择主了。

修士修炼的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阶,而每个等阶又分上中下三品。

而白心月面前的白色玉简,则是属于天阶上品的顶级功法–《太上忘情诀》。天阶上品的功法可以自行择主,当然也可以被炼。择主只是说明功法选中了修士,而非修士选择功法。

纵使是万象宗这样底蕴深厚的顶级宗门,天阶上品的功法两只手也就数过来了。

而太上忘情诀和别的功法不同之处在于,修炼了此功法的修士,可以无视灵根资质,获得可以和单灵根匹敌的修炼速度!

这也正是太上忘情诀的厉(变)害(态)之处,无视灵根资质是多么令修士疯狂的事情啊。要知道灵根的优劣,是决定修士能走到哪一步的先决条件。

而这样一部犀利功法,在万象宗内却极少被提及,几乎成为了万象宗内的禁忌。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修炼太上忘情诀的修士,除了几十万年前将其创出的度厄道君飞升之外,没有一个能成功走到最后的修士。

其间有多少修士不信邪,修炼了太上忘情诀,却还是没能走到最后。无视灵根资质固然让人心动,可是要付出的代价过于惨烈。在度厄道君飞升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太上忘情诀在宗门内流传甚广,毕竟不是所有修士的资质都是好的。

而万象宗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大批低阶修士因为压制不住发作的心魔,都倒在了筑基的关卡上,含恨而亡。

修士是没有转世一说的,凡人固然只有百年光阴,可是过了奈何桥,又是新的开始。而修士陨落,则是被六道除名,三界之内再无此人。

度厄道君估计也没有想到,他给宗门留下这本功法的初衷本是好意。毕竟天阶功法是可以自行选择可以修炼的修士的,而强行修炼的后果,谁也不知竟是这般惨烈。

在那之后,太上忘情诀就被当时的宗门封存在了掌教大殿的牌匾之后。除非功法自行择主,不然不许任何修士修炼太上忘情诀。

当时的白心月对这些宗门秘辛并不知晓,即使是作者,也没有描写太多。因为当时的原主没有选择太上忘情诀,而是拜在了青林真君门下,成为了其唯一的关门弟子。

之后的事情自不必提,原主晋升金丹之后遇上男主林子凡,对其动心之后道心不稳,以至于落得个身陨道消的下场。不仅自己成为谈资,也连累了当时的青林真君。

而当太上忘情诀出现在白心月面前时,白心月心底的声音告诉她,只有修炼太上忘情诀,自己才有可能像当初的度厄道君一样走到最后。

毕竟,白心月和度厄道君一样,都是无心之体。

若说单灵根修士百里挑一,那类似无心之体这种修仙体质,更是单灵根修士中百里挑一的存在。

无心之体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极少会产生情绪波动,道心极为稳固。这也是青林真君为什么能许以关门弟子的条件,也想要将白心月收入门下的原因所在。白无心冰木灵根中的木灵根灵力温和,又是无心之体,简直就是天生画符的好苗子。

青林真君自认错过白无心之后,基本不可能再遇上这么有画符潜质的弟子,所以当时的青林真君才会许以重诺。

就在几位金丹真君相互交谈时,平静的坐忘峰异象突生!

只见一抹翠绿渐渐从峰顶绽放,慢慢占据了整个峰顶。之后冰雪快速消融,原本冰霜之下金黄的树木,竟然悉数抽出了新芽!整个坐忘峰顿时被生机勃勃的绿色所包裹。

只是在一瞬间,就完成了季节的更替。

金丹真君们看着这一幕变化,都在啧啧称奇。要说这种手段,金丹真君也是可以施展的。区区季节更替,对于金丹真君来说只是小菜一碟。而奇就奇在,让这一切发生的不是金丹真君,只是一个即将筑基的小修士而已。

坐忘峰的变化,吸引了不少的筑基修士围观。宗门内部的消息传播地极快,在金丹真君驾临不到半刻钟后,有条件围观的筑基和炼气修士都被白心月的筑基异象镇住了。

“这筑基异象,不简单啊”

精通阵法的恒安真君自然察觉到了山脚下阵旗的气息,这阵旗原本就出自他手。想起前些日子的事情,恒安真君心下明了。

清气翻腾,生机之气蓬勃,表明修士已经筑基成功。

今日之事,可以说是白心月有意为之。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宗门在她身上的投资,并不是白费的。

而目前看来,白心月的谋划是成功的。

成为筑基修士,白心月才会更有底气走下去。

而有些被迫做出的选择,未必就没有补救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