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第31章 敌袭

第31章 敌袭


苏棠雪在得到白心月的允许之下, 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幽梦的羽毛,眼神里的欣喜肉眼可见。

白心月也是眉眼含笑,无怪乎苏棠雪这般模样, 就连一向温和平静的闻人青筠, 见过幽梦之后也是难得露出了些许笑容。

看来美丽的事物总是能得到大部分人的喜爱,这个道理走到哪里都能行得通。

幽梦身具啼魂一族血脉,本来样貌便十分出众, 再加上吸收了两道金丹妖兽的魂魄,便更是动人心魄。

幽梦窝在白心月怀里十分乖巧, 一点都看不出来它是洪荒时期赫赫有名的凶兽啼魂一族。

过了一会儿白心月回到自己的房间,有些事情还是要趁早做。

飞舟之上, 星空璀璨。

刚刚拿下海族贼人, 也确定了没有其他海族贼人作祟,闻人青筠几人都难免放松了下来, 安静赏夜景,心旷神怡。

黑夜之下有太多的危机四伏, 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出变故。而苏棠雪几人又是头一次出来历练, 经过方才那一场之后,难免有些松散。不过有若闻真人这个剑修压阵, 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

除非

审讯的事情已经被若闻真人交给了白心月。这是若闻真人默许的,这种事也只能白心月来做。虽然闻人青筠几人受的是修真界的教育, 但是到底没有白心月来得心狠。白心月本就是无心之人, 自然不会有多余的情感掺杂其中。

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是修行途中不会被外来情绪扰乱,可以在大道上一往直前。坏的是一旦被影响到情绪,那么先前所修便会功亏一篑。

房舍内

看向一旁冰雕样的贼人,白心月目光微微转冷, 正在去往浮云门的途中,就是审讯这个海族贼人的好时机,如果回了宗门,只怕是有些手段不好施展。天下承平日久,一些法子便不好用了。即使是万象宗这样的顶级宗门,也会全了大面儿的。

“说吧,谁派你来的。”

白心月先是不冷不热的问了个问题,其实她心里也很清楚,这样不痛不痒的问一句,根本不会得到回答。只是总得有个话题才能说下去不是?

白心月手掌按住冰雕,冰雕头部的冰块便消融了,散发出一阵白气。海族修士眉毛上的水滴滴答滴答往下流,头发也都湿透了,一股海鲜味四溢而出。

果然,那个贼人眼皮都没抬一下,就当没听到白心月说话。

白心月缓步走到这个海族修士面前,手心一转,啄龙锥浮现在手心,月夜之下,带着暗沉的色泽。

“这样吧,我也不问你是谁派来的,就问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现在有多少宗门被你们海族渗透,你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其实谁派来的并不重要,虽然海族内部时有矛盾,但是对大陆修士的态度却是一致的。而这其中有多少宗门被海族修士渗透,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栗。不白心月对海族的计划并不感兴趣,只要提前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让其没有施展的机会不就行了。这也是白心月的一种试探,无关其他。

那海族修士还是一言不发,,想来是咬死了也不会开口的。

不过白心月也不是没招儿,不然若闻真人也不会这么放心就把这个海族修士交给白心月看管,虽然这个海族修士就是白心月揪出来的。

“不说是吧?没关系,这么长的时间,我有的是时间陪你慢慢耗。”白心月神情淡漠,又透露出些微的肃杀之意。这股杀气虽然不强烈,但很纯粹。

如此充满深意的一句话,如果是平常男修,不知道要多飘飘然,沉溺在这“温柔乡”当中了。因为白心月的语气实在是过于“温柔”,幻心曲可不是只有乐器才能使用,人的声音也是一种媒介。端看修行者天赋如何,能不能将其发挥出来。毫无疑问的,白心月便是那极有天赋的一类人。

白心月轻轻笑了一声,玉手抚在冰雕腹部的冰凌之上。冰凌渐化,白心月眼神渐渐寒凉,左右已经被废去了丹田,还真的折腾出什么水花吗?

冰凌一化,那贼人立刻就要赴死,除了自爆丹田,他有太多办法可以永远闭嘴,让主上放心,万万没想到,白心月速度更快,指尖连动,点住他的穴道,让他与在冰凌当中也并无区别,依然是求死亦难。想在白心月面前自尽?真是天大的笑话。一丁点儿的情绪变化都会被白心月察觉,真能做到视死如归不带半点情绪的,这世上能有几人?训练出来的死侍也好,还是面前这个海族修士也罢,明显都逃不过白心月敏锐的感知。

那贼人立马杀气腾腾的看着她,好像看着杀父仇人。

白心月微微一笑:“想自尽?不妨试试,看看是你快还是我快。”

海族修士目光渐露凶狠,却不发一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实在是一种折磨。金丹修士都不见得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冷静,更遑论一个筑基呢。

不过这个海族修士也确实有几分本事,不过谁让他遇上了白心月呢。白心月不会给他机会的,自他被擒住那一刻起,结局便已然注定了。

“如果你想尝试一下我这啄龙锥的滋味,大可以继续保持沉默,只是可惜,这啄龙锥在我的手里,我想让谁不死,那他绝对死不了。”白心月指尖微动,啄龙锥心随意转,在这海族修士眼珠子前转了一圈儿。

看着海族修士眼中露出些微的恐惧之意,白心月心下满意。只要怕就行,怕就会说话。

不过这海族修士还是忍着没有开口,倒是有几分骨气。

“看来是要让你见点血了。”白心月语气冰冷。

白心月一边说着一边轻飘飘的在海族修士的身上划下一块肉来,那块肉薄如蝉翼,还隐隐带着透明的血色之感。

海族浑身战栗,骄傲和自尊让他没办法开口求饶,多年来的信仰与忠诚让他更不可能背叛主上,他甚至连尖叫都没有,因为那也是一种无能的体现。

白心月眼眉一挑:“有骨气。”

话音没落,啄龙锥再次出手,又划下了一块和刚刚几乎相同的肉片,薄如蝉翼,透明之感十足。

若闻真人立在船头,封闭了五感。他不是看不得血腥,只是觉得白心月这丫头确实是狠辣。实力高强又善待同门,对敌人不妇人之仁,青林后继有人。

那海族修士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咬牙切齿,几乎和撒泼无异:“贱人!娼妇!你不得好死!”

因为修炼太上忘情诀的原因,白心月根本不可能因为三言两语的羞辱被激起怒气,与她而言,情绪只是一种手段而已。

她脸上甚至还带着微然的笑意:“我好不好死你是看不到了,我只知道如果你不说,你连好死的机会都没有。”这句话更是透露出些许狠毒,让这个海族修士些微战栗,这种感觉他只在族中那些老前辈身上感受到过,年前这个筑基期的丫头片子怎么可能和族中前辈相提并论,简直是荒谬!

白心月手下飞快,已经连切几刀,那海族修士终于抑制不住痛苦,从唇边溢出,还带着不甘心的倔强:“啊——你……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忽然,飞舟猛的一震,里面的几人都感受到了这个震感,飞舟一向平稳无比,不可能无故震颤,顿时深觉不安。

白心月停下手中的动作:“看来你还有同伴。”白心月说的是疑问句,但是用的是肯定的语气。不然以若闻真人金丹期的修为,飞舟怎么会产生如此剧烈的摇晃。

果然下一刻若闻真人的声音传来。

“有敌来袭。”能接近飞舟,至少也是金丹期的海族修士了。

“海族?”苏棠雪失声,“竟然还有海族贼人?!”

若闻真人继续道:“其中有至少两位金丹修士。”若闻真人语气肯定。

他们这里只有若闻真人一个金丹修士,对方有至少两个……其他修为的还尚且不知,但这定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对战。

白心月当机立断,啄龙锥出手,捅穿了海族贼人的心脏。

白心月喃喃自语:“与其让你有机会逃走,那还不如杀了为好,绝了后患。”白心月一贯如此,当断则断。

“那两个金丹修士我会引走,剩下的你们解决。”若闻真人道,海族来者除了两个金丹修士,还有几个筑基修士,也不知道这些小辈可不可以应对得了,但现在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必须带走那两个金丹修士,金丹和筑基的差别有如天堑,如果他不能一对二,留下了一个金丹修士,那就像是羊群里放了匹狼,这些小辈会更加危险。

冯子尘连忙道:“两个金丹修士……若闻师叔您可以吗?”这是担心若闻真人。

若闻真人不发一言,这种时候,不可以也要可以。

叶青适时道:“若闻师叔,不如我们一同对敌,您以一敌二会有危险啊!”

“你们在这里,只会让我分心,那我才更危险。”若闻真人说得很明白了。

不过须臾,海族修士已经追了上来,重重的敲击飞舟,飞舟中的众人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能有这样的效果,出手的必定是金丹修士。

“保护好自己。”若闻真人留下一句话,就分身而出,挑衅一般的遥遥指向海族的两位金丹修士。

两位金丹修士对视一眼,他们都是心高气傲之人,这举动就是明晃晃的挑衅!不过想到他们来这里更重要的任务,他们也不可能为了一个金丹修士就冲动到不顾一切了,于是纷纷忍下怒火。

若闻真人没想到这样他们都无动于衷,看来真的是有备而来,神色也不由有些沉重。

“去杀了他们。”其中一位海族金丹修士淡淡道,就算他们顾全大局一时隐忍,也是为了把这些人全都杀光!现在就是给身后的筑基修士一个实际锻炼的机会!

白心月旋身而上,殇魄随即祭出,快速拨弄了两下琴弦,铮铮如流水清澈,阻拦了一众海族筑基修士的路,她玉手纤纤,指尖飞快,操纵着弦音准确无误的指向海族修士。

闻人青筠等人也不甘示弱,纷纷冲上前去,有白心月在前面开路,现在又趁着若闻真人拦住两位金丹修士,他们只能尽力击杀筑基修士,才能尽快破解危局。

白心月的殇魄在群战当中更出彩优渥,展现出卓尔不凡的实力,琴声铮铮,大有力破万钧之力。

那两位金丹修士也看出来白心月实力高强,即便在金丹修士眼里不算什么,但在筑基修士里就是得天独厚的领头羊,他们也想上前帮忙,让这些筑基修士不是这么艰难,但刚刚一动,就被若闻真人堵了上来。

“两位,你们的对手是我!”

“还想一对二!不自量力!”那两位金丹修士有些怒了,只想赶快解决掉这个麻烦,然后好去支援那些筑基修士。

有了白心月的殇魄加持,海族的筑基修士早就溃不成军,又看两位金丹修士都被困住而迟迟不来支援,甚至还有仓皇败北想要逃跑的,军心涣散到无以复加。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白心月深谙其理,这个时候断然不能让他们跑了!

“我去追,你们解决剩下的!”海族不会再有什么埋伏了,不然就算若闻真人再怎么战力无双,三位金丹期的海族修士,也能分出一位了。

还好只是跑了两个,只要闻人青筠他们能把剩下的残兵败将解决就好。

白心月这边追着两个筑基修士出去,冯子尘还有点手忙脚乱,他是阵法见长,白心月统筹的时候才能发挥出更好的实力,现在白心月一走,他只觉得使不上力。

闻人青筠斥道:“守阵心!”

苏棠雪脚步一换,到了冯子尘身边:“这里我来守。”

冯子尘顿觉压力减轻,感激的看了眼苏棠雪。

几个人齐心协力,这么多年也都默契十足,将几个筑基修士齐齐斩杀。

再一看若闻真人那里,一对二竟也占了上风。

林元泽喜滋滋地:“若闻师叔就是实力高强,在金丹期也是佼佼者,看这海族的两个金丹修士,都不是我们若闻真人的对手。”若闻真人可是林元泽的亲叔叔,他自然与有荣焉。

苏棠雪心中向往:“金丹期的实力如此高强,不知道我要何年何月才能修炼到如此地步。”

“就连我们当中进境最快的心月,估计也要几十载才能……对了,心月呢?”

苏棠雪:“刚刚追着两个筑基修士去了,不过是两个筑基修士,心月实力高强,应该出不了什么事儿。”

关键是现在失去了心月的踪影,几人便是想追也不知道从哪里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