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第28章 流星

第28章 流星


林河心中惊讶, 面上却不显,仍然笑道:“城中修士自有林氏排查,几位道友若是不放心,一会儿同去看看便是。”

毫无疑问,在接待方面林河做得确实是滴水不漏, 而且尽量在减轻白心月几人的负担,确实废了不少心思。

闻人青筠和白心月对视一眼,随后朗声道:“既如此, 那我们便开始吧。”

白心月五人站成一列, 每人面前漂浮着一颗透明的水晶球。这就是先前宗主闻人离拿出来,用以检测宗门修士的测魂珠。而叶青则是站在一旁, 手上也没有拿测魂珠。

这也可以理解, 叶青毕竟只是炼气修为,测魂珠再怎么作用单一, 那也是法宝级别的宝物,以叶青的灵力储备, 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而且这次带他出来的林真人, 本意也只是让小徒弟见见世面, 并没有指望着他能出什么力。

“请林氏族人依次上前,将手放在这上面,只需三息时间就好。”闻人青筠对着林河说道。

林河随即转身朗声道:“林氏弟子听命,即刻上前检验!”修真者耳聪目明,闻人青筠方才那一句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是以在场的修士自然全都听到了。

林河以身作则, 先和四位筑基修士接受检验,三息时间过去,测魂珠没有丝毫反应。

闻人青筠对林河点点头,他便退到一旁站着。林河毕竟是一族之长,这种事情,他还是要在一旁看着的。

拢共几百号人,不到半个时辰就检验完了。

不出白心月所料,在场的林氏族人之中没有海族藏身。这也不难想象,落星城是最靠近万象宗的城池,先前逃出去的海族修士肯定互相通知过了。这要是还能查出来有海族修士,那万象宗也太没有排面了吧。

闻人青筠给白心月几人眼神示意,随后对着林河说道:“城中修士就劳烦林族长多费心思了。”林河先前把检验城中修士的活儿揽到了林氏身上,这会儿闻人青筠要是亲自上阵,那岂不是告诉林河,她不信任林氏族人吗?

说好听点儿那是以大局为重,害怕海族狡诈。说不好听点儿,那岂不是说万象宗不信任林氏一族,怀疑林氏和海族有勾结吗?

这罪名可不是谁都能背的!

果然,林河一听闻人青筠这话,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还请几位道友随我到厢房休息,剩余的事情交给族人们办就是了,请道友放心。”

林河听出了闻人青筠的信任,他自然要有所表示才是。

几人到了厢房,苏棠雪的神色顿时就放松下来。

“不知道林师叔要多久才好,我们能在落星城待多长时间啊?”苏棠雪斜躺在贵妃榻上,放松地瘫了下去。

冯子尘表情微凝:“这个不好说,要看林师叔的意思。”

白心月笃定道:“若无意外,我们明日就要动身。”白心月的话不是没有根据的,按照林真人的性子,只怕是一确定落星城没有海族身影,那便一定会即刻前往下一处。海族在暗她们在明,一点儿时间都不能耽搁。

闻人青筠也表示赞同:“我们的时间不多,虽然海族至今没有什么大动作,但还是小心为好。”

若闻真人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到现在也没有露面。

入夜,星夜斑斓。夜幕之上星光点点煞是好看,不愧落星之称。

“原以为宗门已是盛景,看来是我浅视了。”苏棠雪感慨道。

白心月几人在林氏准备的庭院里,观赏着落星城十年如一日的夜景。

林元泽小时候就在落星城住着,这样的景色看多了。然而此时再见仍有一丝回忆之感,“落星城的夜色确实是极美的,如果能多住上几日,说不得还能见得“逐星流影”的天象景色。”林元泽解释之后,白心月便知道其口中的“逐星流影”,原来就是她前世里的流星雨。流星雨在白心月前世并不太常见,在修真界却是时常能看到的美景。

此时一颗“明星”坠落,光芒闪耀,蔚为壮观。

“真是异景!”苏棠雪感叹。此时苏棠雪还没有意识到,或许这颗流星是她要用命来看的。

白心月却有些微微皱眉,无他,白心月觉得这流星好似越来越大,好似就是朝着她们来的!

林元泽也是眉头紧蹙,似乎也有些不解。

“青筠,这流星好似有些不同寻常?”白心月也顾不得叫流星的时候心里那一丝别扭了,这搞不好就要落她们头上了。她们虽是筑基修士,可万一陨石当空,她们是想躲也躲不了。

闻人青筠也是眉眼微皱,她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

“林师兄?”几人都看向林元泽。

无奈林元泽也只摇摇头,“我在落星城住了十年之久,也未曾见过这种景象。”

林元泽说的是实话,他小时候确实没有见过类似于现在这种自然天象。

如果这种现象出自人为,而非自然天象,或许就能说得通了。然而现在的白心月几人,谁都没有见过类似的情况。白心月或许心有猜测,然而又不能明说。没影儿的事情不能捕风捉影,事关一个家族的存亡,不论是谁都得谨慎。

就在几人说话间,流星光芒愈发强烈,肉眼可见地“大”了起来。

这分明就是冲她们来的!

不,或许说是冲着落星城来的更加合适。

在流星光芒的映照之下,几人仿佛置身白昼之中,黑夜的暗沉被削弱到了最低点。

此时已是深夜,城主府内已传出阵阵喧嚣之声。不少城中居民也因为白昼异象而出门查看,在看到那颗明显的“流星”之后,又吓得躲回了屋子里。

一道银光闪过,早前不见踪影的林真人出现在几人面前。

白心月敏感地察觉到若闻真人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不过现在情况紧急,不是询问的时候。

林河也带着几个筑基修士赶到这里,在看到林真人的时候,林河的脸色显而易见地放松了。要是林真人再不出现,林河都不知道明天他的人头是否还能在项上。

在傍晚的时候若闻真人便失去了踪影,林河也不知道林真人的去向,只是听城主府的侍卫说看到一道流光往城外去了。林河也没放在心上,以为真人只是有事罢了。

万万没想到,过了子时还没见真人回来,林河这才有些凝重,不过金丹真人想要隐瞒自己的去向还真的比较容易,林河也没有拿这件事去问闻人青筠,谁想就这么一会儿,差点儿出了问题。

现在看到林真人,对林河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或者对整个林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眼看着流星越来越近,林真人面不改色,手中长剑蓄势待发,剑身银光流转,气势惊人。

暗处也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城主府,只是不敢露头罢了。

那一夜,白心月几人真正见识到了金丹真人的威力。

林真人手执长剑轻轻一挥,万钧之力散开,数道剑光组成剑网迎向流星。

两者接触,流星顿时被切割成细碎的小块,在落星城的高空处炸成了真正的流光,散落成了不具备威胁的细碎石块儿。

暗处的咬牙切齿,深恨其不仅功亏一篑,还损兵折将。也更因此不敢发出丝毫动作,生怕暴露行迹从而断送性命。

解决了流星,若闻真人这才转身看向白心月几人。

“此异象似乎乃是人为所致,师叔可曾发现什么端倪?”闻人青筠说道。无他,只有若闻真人一个金丹修士在此,要是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白心月几人就更无从得知了。

“先前城外有一只金丹妖兽靠近,本座前去,与其缠斗半日,方才堪堪返回。”林真人说着,体内的真人都有些动荡。

若闻真人这话的意思就是,在他离城之后,这城中发生什么事情,他也是不知道的。而白心月几人在城中,守城的卫士也未曾发现金丹妖兽的身影,怎么偏偏就让林真人察觉了?

林河听到这里,好悬有旁边的修士搀扶才没软下去。真人的意思,那岂不是林氏无能,连城外有金丹妖兽都未能探查清楚?那也不对啊,金丹妖兽已然能够化形,大可以化作人形,怎么偏偏就在城外让真人发现踪迹呢?

这件事里里外外透露着诡异,林河背后直冒冷汗。林真人要是晚回来一步,等着他的就是满城焦土了。要是这几位有个万一,整个林氏一族可就到头了。

想通这个关窍的林河急忙上前:“晚辈这就派人去查,此事必要查个水落石出!”林河怎能不慌,今天在场的哪个不身份贵重?不论哪一个出了岔子,林氏都吃不了兜着走。这让他百年之后,可怎么去见林氏列祖列宗啊。

堂堂一个筑基大圆满修士,这个时候满脸的后怕之色。

白心月看林族长等我脸色,也猜到了其一二想法,便道:“此事还是交给林族长细查为好,或许其中有外人作祟,也未可知啊。”白心月就差说这是海族搞出来的了。

林真人脸色未变,只是眼神中的杀气却淡了,对白心月点点头,便对林河说了声,“查。”若闻真人心中不是不愤怒的,他甚至都怀疑到了本家头上。落星城外竟然有一只金丹妖兽?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就算城中有防御阵法,可身为城主的林河却一直没有察觉,甚至没有上报宗门。

放到谁身上,都免不了会多想。

林河连忙应声,火急火燎地下去了。

夜色逐渐暗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