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第27章 林氏

第27章 林氏


“此次秘境之行小有所获, 特来敬上,望师尊不弃。”那两头金丹妖兽的其中一只,在白心月检验之后,发现其兽血灵力温和纯净,竟然是极易制作符箓的原材料。先前的银角犀牛, 与之相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这种品阶的兽血,当然在青林真人这里才能发挥最大作用。

青林真人对白心月的看重,她心知肚明。有这样的师尊, 这样的宗门, 原主即使再受剧情影响,也是独立的个体, 又如何会做出原著之中的那些事情呢?

白心月拿出一个大号储物袋, 放在青林真人面前。“以此兽兽血绘制符箓,定有奇效。”

青林真人此时还是温和微笑, 他还以为徒弟是打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筑基妖兽呢。根本没敢往金丹妖兽身上想,这平时也没看出来不是。

“好, 师尊就收”青林真人的手抚过储物袋, 神识自然地就渗进去一分。

待看清储物袋之中的妖兽之后, 青林真人面色大变。

“怎么如此莽撞?!可曾受伤了?”虽是责怪,但其中满含着关切之意。

白心月忍住心中酸涩,淡笑道:“却是徒儿运气好,此兽与另一只妖兽厮杀力竭而亡,徒儿不过是侥幸捡了便宜罢了,却是未曾动过手。”

听白心月这么说, 青林真人自动脑补了其中的惊险场景,头上竟然隐隐出了虚汗?

“以后还是要保重自身为先,万不能做涉险之事。”青林真人一想起这个都要后怕。

白心月闻言只能连连应是,压根不敢提自己那只是运气不好。

青林真人这才放心,又给了白心月一个储物袋,这才让其回去准备出宗的东西。不用说,里面肯定又是给白心月准备的防身之物。

等到临行那天,青林真人带着白心月,亲自去见了若闻真人。

“林师兄,还望多多看顾小徒。”青林真人说得很郑重,求人家办事儿,不说点儿软话怎么见诚意?

白心月心内失笑,她这师尊啊。相比之下,苏棠雪师尊,人家紫圣真人也没这么着。

这位以剑术闻名天下的大剑修,当着所有人的面儿,轻轻摇了摇头。

青林真人:“……”

白心月:“……”

闻人青筠:“……”

气氛一时之间微微凝滞,林元泽连忙出来打哈哈:“青林师叔宽心,师傅是说白师妹手段高强,自不会有事。我等也在左右,必不会让白师妹落于险境。”林元泽心内叫苦,他师尊什么都好,就是太不会表态了。明明是夸人家的意思,眼看着差点儿就得罪人了。

青林真人这才脸色正常,又是一副温和模样。

白心月环视一周,闻人青筠、苏棠雪、冯子尘、林元泽,还有林真人新收的弟子叶青。

很好,宗主之女,同族后辈,四峰亲传,都是铁打的关系。

剑峰峰主若闻真人一向少言笃行,今日一见,可见传言确实有可信之处。

待人到齐之后,若闻真人便放出一艘法宝飞舟,让众人上去。

白心月心里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这位前辈会直接放一把飞剑出来让她们踩上去呢。

这位还真就是这么个打算!幸好宗主闻人离有先见之明,特意从库里播出一艘法宝飞舟来,让女儿提前送给林真人。

不然,她们还真得就站在飞剑上离开万象宗了。

和师尊青林真人告别后,白心月迅速上了飞舟。

若闻真人对青林真人等人点头示意,便驾着飞舟向宗外驶去。

云雾缭绕,群山万壑,修真界的景色自然是极美的。说起来,这还是白心月第二次出宗。

“林师叔,我们是不是好久都不用回宗门啊?”刚出了宗门,苏棠雪就满脸雀跃地问道。在宗门待了好久,都快把她憋疯了。

林真人只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就看可以看出,林真人确实寡言,能不张嘴那是绝对不会开口的。

不过白心月也从其中得出了非常有趣的结论。这位林真人似乎对不同阵营的苏棠雪并无恶意,不然紫圣真人说什么也不会让爱徒跟着林真人出来的。这可就很有趣了,剑修一向被看作是正道的中流砥柱,这一点看正道之首的剑道宗就能得出结论了。

不过白心月是不会直接下定论的,能修剑道只能说是有天赋,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立场。若天道当真有眼,男主林子凡怎么能够剑道大成?

可见还是要看个人内心抉择的。

飞舟行驶地并不快,根据白心月猜测,这大概是林真人第一次驾驭飞舟,所以才没有走得格外快。不然按林真人的性子,在飞剑上早已经一日千里了。

想来还是为了照顾白心月这些晚辈。林真人看着面色冷淡,其实还是跟关心晚辈的。

闻人青筠见林真人似乎并没有多言的意思,便只能自己来解说这次出来,她们到底要做些什么了。

“此次出行,实为检测宗门下辖世家各派有无海族藏匿之徒。”这些是先前就知道的。

说着,闻人青筠便拿出一张看不出什么材质的地图,摆在了众人中间,这便是南洲修真界的全貌地图。

“南洲修真界世家四十余,宗派也有上百。”虽是数量颇多,然筑基修士亦可自立门户,其中修为最高者不过金丹,整个南洲修真界,也只序德道君一位元婴修士。宗派之中,修士不过数百,亦有几十之数,远不及万象宗门徒众多。

地图上有十余处被打上了标记,其占据了地图约十分之一的面积,想来也就是此次白心月等人需要逐一经过的各大世家,还有宗派。

这些世家宗派看起来不成大器,在序德道君在世之时对万象宗毕恭毕敬,然而序德道君坐化之后,又有外人环伺南洲,这才是万象宗衰落的起点。

白心月不知想起了什么,心中默默盘算。

“距离我宗最近的,当属林师兄本家,故我等此行的首去之地,便是林家。”闻人青筠微笑着对众人说道,目光看向林元泽。

林元泽亦点头:“师尊昨日就传书回族,让族长召集族内弟子。”

林家作为依附万象宗的几大世家之一,在这一点上还是很靠拢宗门的。不过林真人看着寡言少语,能有如此远见,真是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

闻人青筠倒是没有多少意外之色,闻言只是笑道:“辛苦林师叔了。”

被几人议论的林真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站在船头那里。就是听到了这些谈话,也不以为意。

白心月在一开始就感觉有道目光不时看向自己,虽然没有敌意,不过白心月也不太喜欢这种被人时常注视着,尤其还是在众人面前。故在那人再次看向自己之时,白心月也看向来人,淡笑道:“叶师侄缘故频频看我?可是我身上有何不妥之处?”白心月的声音不大,不过筑基修士何等耳聪目明,闻人青筠等人亦看向两人。

其实叶青的小动作在筑基修士眼里,根本就没什么遮掩的。而闻人青筠等人一直没有点破,不过是以为这位叶师弟对白心月有别样的心思,故而一直在旁观。

在几人看来,这可是稀事啊,谁也不想错过,连林元泽也是。几人都知道白心月在宗内,除过亲近之人外,对其他人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旁人见了她那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更是没有想要亲近的意思。

所以白心月一开口,几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看了过来。

叶青迎着白心月的目光,莫名感觉到一阵寒意。不过他原本也没什么别的心思,只是单纯崇拜而已,故而很坦然地看了回去。

“白师叔英姿过人,先有宗门大比,后又生擒海族。叶青钦佩不已,故而时时观望。”叶青是炼气期,称白心月为师叔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虽然他现在是炼气巅峰,眼看着就要筑基了。不过叶青只要一日还是炼气,就必须称白心月为师叔,这就是修真界的规矩。

叶青说得坦然,白心月便也笑道:“不过是本分而已,叶师侄前途光明,目光要长远才是。”人家师尊还在这儿呢,自然要说地好听点儿。

苏棠雪起先还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这时却有些兴致缺缺。她还以为心月这朵高岭之花,终于要被发起攻势了,结果只是个愣头愣脑的闷头青,真是无趣。

白心月关注的点在于,叶青可是日后男主扬名立万的磨刀石之一,和他牵扯过多,剧情会不会因此发生改变。鬼知道天道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一切还是小心为上地好。

飞舟足足行驶了快一个时辰,才走出了深山密林的范围,看到了远处地界的人烟。

“过了这片地域,往前的落星城便是我们今天要去的所在,也就是我的本家林家。”林元泽为几人介绍道。

落星城是距离万象宗最近的人修居住地,城中世家只有林氏一族,作为万象宗对外的第一道关口,林氏一族执掌落星城的时间可以说是十分悠久了。

世家的兴衰更替,往往只取决于族内高阶修士的存在与否。林家世代都有金丹真人,每一代都有人能进入万象宗,最终成为剑锋峰主,这也是林家长盛不衰的原因之一。

并不是所有世家都有金丹修士存在的,其中一大半世家,族内修为最高的不过是筑基后期。这样的世家自然不能和林家一样,占据落星城这么靠近万象宗的城池。只能在南洲修真界的其他地方扎根,这样自然少不了明争暗斗。修真资源日益匮乏,只能互相争夺了。

而万象宗占据了南洲修真界最好的一部分灵脉,自然要维护南洲修真界的平稳。所以各世家之间的争斗虽然屡见不鲜,但到底也没闹出什么灭族的大案。

以万象宗为中心,呈环状向整个南洲修真界辐射,越是靠近中心,灵气浓度便越高,反之便是灵气稀薄,没什么好说的。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作为万象宗门户的落星城,有多么吃香了。

而能盘踞在落星城,执掌多年来没出什么乱子,林家的能力是可想而知的。

飞行灵舟稳稳地行驶在高空,白心月几人眼中逐渐出现一座城池的全貌。

距离愈近,愈能看清。城门处似乎已经有人在等侯了。

修真之人耳聪目明,林元泽只看了一眼便道,“是族长亲自来迎了。”

飞舟靠近城头,一中年修士恭恭敬敬道:“晚辈林河,见过真人。”

林家族长林河,现年二百五十余岁,乃是筑基大圆满修为。

修士修炼不易,有些修士穷尽一生之力也难以到达筑基境界,有些修士或许就困死在了自身境界难以突破。而有些修士却能一日千里,比旁人多了几分问鼎大道的可能。

林族长是有能力的,然而这份能力是建立在若闻真人还在的基础上,若是几十年后林族长仍然不能突破金丹,那也不过是一抔黄土罢了。

林真人对其点了点头,便走下飞舟。

“见过林族长。”白心月几人齐声道。

虽然同为筑基,但是林河身为一族之长,又有林真人的面子在,而且人家本来境界也比白心月等人要高,这礼数自然是要做的。

真论起来,林元泽还是林族长的侄孙辈儿呢,可林元泽如今已是筑基中期巅峰的修为,自然是今时不同往日了。若是日后不出意外,那林元泽就是下一任的林家族长,亦或者剑锋峰主之尊也说不准,不过日后的事,谁又说得清楚呢。

此时的叶青一无所知,日后的他将要掀起怎样的波澜。

“林河见过诸位道友。”林河的姿态也放得很低,盖因他知道跟着自家前辈来的白心月等人身份不简单,不说闻人青筠乃是宗主之女地位尊崇,便是余下的几位也是峰主亲传,听说其中有一位还是独苗苗的关门弟子。就是现在还只是炼气期的叶青,也是深得林真人看重,更是马虎不得。

林河为人处世更见一股圆滑,不像林真人,只沉迷剑道,旁的事情是一概不管。修真界是最能磨炼人的地方,能让当初的意气少年变得圆滑事故,也能让人保持初心不变。

但是能初心不变的,又有几人呢?

林河带着人来迎接林真人和白心月一行,把人直接引到了城主府里。

落星城是万象宗的门户,又何尝不是林家的大本营?林家在此经营多年,其势力早已经根深蒂固。当然这其中自然有不少是仰仗着金丹真人的威名,还有林氏族人的经营。

一路走来,只见城内秩序井然,一片欣欣向荣之景。闻人青筠向白心月神识传音,“看来林氏将落星城管理地十分不错。”能得闻人青筠一句不错,足见林氏能力了。落星城向万象宗每年缴纳的税赋也是十分可观的,毕竟是最靠近宗门的几大城池之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十分明显。

“林氏用心,也是宗门之福。”眼看闻人青筠很满意林氏,白心月怎么会说反话。不过这也确实是人家林氏的功劳所在,没什么好说的。只要落星城内好好的,这次回宗之后,定然少不了林氏的好处。

入了城主府,分主次坐下之后,林河便向若闻真人汇报情况。

“禀告真人,晚辈已将族内修士召集完毕,随时可以开始检验。另外,城内居民也已经开始逐一排查,不过仍需一段时间。”

修真界一向是仙凡混居的,凡俗界和修真者的划分并不是那么严格的。同居一城,而凡人和修真者分开便是,毕竟哪个家族也不敢保证自己家族没有凡人。相反,世家里面有一半的可能都是凡人。有修真资质的都是万里挑一,不是谁都可以修仙的。

这也正是千百年来的规矩,世家中无修真资质者,成年后便会被安排去管理凡俗界的产业。听起来有几分残酷,不过这也是修真界的现实。见识过风光霁月的仙人,又有谁心甘情愿地去操持繁琐的庶务呢?这也正是修真界最吸引人的地方,它充满着无限可能。

林真人听着点点头,转眼看向闻人青筠等人。

闻人青筠会意,对着林河说道。

“还请林族长召集族内修士,由我等检验林氏族人,其余事宜林师叔自会处置。”金丹真人神识宽广远非筑基修士可以比拟,林真人自有法子可以探查整个落星城,而白心月几人的任务就是负责检验这城中所有的修士。

“好好,那便劳烦几位道友了。”林河看了一眼林真人,确认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之后,便又对着白心月几人说道:“还请几位道友随我来。”

白心月几人起身,对着林真人一礼后,便跟在林河身后出了大厅。

不得不说林河有先见之明,一早儿就吩咐好林氏族人在城主府待命。在招待林真人几人的问题上,更是已经摸索出了经验。前前后后不过半刻钟的时间,白心月连茶水都没喝,就得干活了。

林河把几人引到了城主府的演武场处,所有的林氏弟子都在那里待命。

“见过前辈!”

演武场里的几百号炼气弟子,见到白心月几人过来,便齐声道。

白心月看了林河一眼,和苏棠雪以及闻人青筠交换了眼神,心里暗道这林氏族长可真会做人。和林师叔一比,简直就不是一个家族的人。

林家炼气弟子虽有几百,但是筑基弟子满打满算也不过五十余。别看和万象宗比起来不算什么,甚至只能算是万象宗的一个峰头。可林家在外面,已经算得上是颇有些势力的世家大族了。

就算有些家族里有金丹真人坐镇,那体面也是及不上林家的。其原因之所在,只能是林家在万象宗有人了。不然以林河筑基大圆满的修为便想稳居落星城,纯属痴人说梦。

不说林河做人如何,单单是这份儿眼力见儿,就要给白心月几人省多少力。

“事不宜迟,那我等便开始吧。”冯子尘对着闻人青筠说道。

闻人青筠看了一眼白心月,白心月便道:“敢问林族长,可是将族内弟子悉数召集在此,没有一人遗漏?”

林河心中暗赞,果然是大宗弟子,面上却丝毫没有表露。

“族中弟子皆已在此,请道友放心。”

“那城中非林氏修士,可也曾通知过?”白心月接着问道。

林河惊讶,不想白心月竟细致到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