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女配一心飞升 > 第25章 检验

第25章 检验


序德道君先前就听过白心月之名, 此时一见更是面露和蔼之色。

“青林收了个好弟子。”序德道君先点头。

“心月确实出色。”青林真人顺势道。

“丫头上前来。”序德道君对白心月微微点了下头。

“晚辈白心月,拜见老祖。”白心月上前,再次对序德道君行了一个大礼。

序德道君的脸色更加和缓,谁不喜欢知礼数的小辈?先前听宗主闻人离夸过,现在序德道君又亲眼瞧见, 便知道白心月是极懂礼数的,并没有因为自己优异的天资产生娇纵的情绪,这是十分难得的了。

别看序德道君想了这么多, 于元婴修士而言, 这只不过是心思电转之间,一瞬间的事罢了。

老者轻扶一把, 白心月的身形便站直了。

“如斯年纪便有如此气度, 当真是后生可畏,不错, 不错。这次幸亏有丫头你,不然还不知道海族要藏匿多久, 不过才七百年啊, 我们就松懈下来了。”序德道君话中之意感慨居多。七百年沧海桑田, 对元婴修士来说或许只是人生中的一部分,对其他修士来说,也许就是耗尽一生也不曾能看到的风景。

“可见天佑人族,心月能发现海族,也是仰仗宗门之光。宗门前辈保佑,才能让海族阴谋暴露。”白心月这一番话可以说是十分有水平了。既不着痕迹地捧了序德道君, 又明面儿上表示了对宗门的倚重。

序德道君闻言大笑两声,周身的暮气好似都消散了几分。“你这丫头忒会说话,这次能发现海族,丫头可是头功,这是本座的一点心意,切不能推辞。”序德道君说着,便把一个古朴的墨玉镯子套在白心月的手腕上,那动作不容置疑,根本容不得白心月撒手。

白心月无法,目光看向师尊青林真人,目露询问之意。青林真人含笑点头,示意无妨。白心月这才心中安定,再次拜谢序德道君。

其他金丹真人也是脸上含笑,没有一丝一毫的不乐意。在对待海族这件事上,所有人的态度都是一致的,海族必须清剿!这是原则,也是底线。

而闻人青筠等人也得到了序德道君的勉励和赏赐,白心月不是独一份儿的,但确确实实是因为白心月,海族之事才能浮出水面,这一点没有什么好说的。

元婴修士出手必是精品,白心月摸着圆润的镯子,站在了师尊青林真人身后。

等万象宗所有的金丹真人到齐之后,序德道君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此法虽是繁琐,但却是最妥帖之法了。”序德道君目光沉沉,不知想到了什么。

“前辈所言极是,非常之时用非常之法,这也是为宗门考虑。”有金丹真人说道。

这时闻人青筠从殿外进来,对序德道君说道,“禀告前辈,宗门七十五峰弟子,除过在外历练不能及时返回的少数弟子,业已在外候命。”除过筑基期和炼气期弟子外,万象宗内更有一部分杂役弟子。

因为正好是宗门大比的原因,在外历练的弟子不如以往那么多,也减轻了不少负担。

序德道君沉吟片刻,“在外历练的弟子如无要事,必须尽快返回宗门,海族之事兹事体大,不能轻视。”

其实海族要藏身也是很容易的,修士的能耐就是再通天,也不能做到面面俱到,南洲只有万象宗一家独大,说不清海族会躲到哪里。

不过局面也没有到难以挽回的地步,没有修炼资源,藏在灵气稀薄的凡人界,对海族来说也不是好事。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为时尚早,主要还是将宗门内部彻查一遍,这才是当下最要紧的。

说着,序德道君站起身来,就要向殿外走去。

宗主闻人离等金丹修士连忙跟上,白心月等人则跟在各自师尊的身后,一同向大殿外走去。

“拜见老祖!”

“拜见老祖!”

“拜见老祖!”

序德道君一出现在殿外,密密麻麻的修士立刻俯身行礼。这就是元婴修士的威严,所到之处,威仪优渥而山呼海啸。

这是白心月见过最盛大的场面了,万人齐呼,声震九霄。整个主峰都挤满了修士,得益于特殊的阵法设置,所有的弟子都能在主峰停留。

和方才慈祥和蔼的模样不同,此刻的序德道君看上去颇为威严,声如洪钟。

“海族修士混进了南冥秘境,为了确保宗内没有海族修士,现今对所有修士进行检测。”说到这里,序德道君看了一眼宗主闻人离,示意他来接着说。

序德道君出来的本意也只是为了镇住气势,如今目的达成,自然要把主导权交给宗主闻人离。因为如今元婴修士的数量格外稀少,俨然已经成为了吉祥物和镇宗之宝一般的存在。

说话间,众人身后的大殿便出现了五行十列,总共五十枚的透明水晶球。水晶球看着透明无色不打眼,却是实实在在的法宝。虽然它的功能十分单一,只有检测海族这一个用处,但这也是法宝。

寻常修士把手覆盖在水晶球上,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而一旦海族之人出现,水晶球便会发出异样的光芒,十分具有辨识度。这就是万象宗检验海族的手段,各个宗门的手段大同小异,其目的是完全一样的。

在宗主闻人离的安排下,每五十人一组进入殿内进行检验,待序德道君确认无误之后,便可以进行下一组了。

理所应当的,白心月这一批进入秘境的弟子便成了第一批进去的。

看着面前洁白无瑕的水晶球,白心月等人毫不犹豫地把手放了上去。

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上首的序德道君微微点头,白心月等人躬身行礼之后,就退了出来。

等这一批弟子结束之后,剩余的弟子便按照名录逐峰检验,做到不遗漏任何一人。

“这次去秘境,压根就没什么收获啊?就采了几株灵草,打了两三头妖兽,和在宗门里也没什么不一样啊。”苏棠雪轻声抱怨道。

在向宗主闻人离报备之后,闻人青筠带着白心月几人去了她的洞府。苏棠雪这才露出真实的情绪来,本以为会有一番收获,没想到连为秘境准备的物资都没挣回来,真是气死个人。

“谁能想到会突然出现这种变故啊,我也没什么收获。”冯子尘附和道。他本来就不是主攻战力的,靠着阵法能有额外收获那才是气运逆天呢。

白心月脸上表情淡淡,也不说话,好似和苏棠雪等人的情况一样似的。不过她一惯是这种表情,别人也看不出什么门道儿来。

苏棠雪和白心月相交已久,看白心月没有说话,登时就急了,一下子就窜到她面前,按住了肩膀使劲儿摇。

“心月你是不是有什么意外收获?!嗯快说?!”苏棠雪双目圆睁,几乎不敢相信就短短三天,心月竟然都能有收获?!

苏棠雪太熟悉白心月了,一般这种互相卖惨的活动,她要是这种表情,准是有什么其它收获,这才没有开口。

正是因为几人都是信得过的人,苏棠雪才会这样,不然这么做简直不像是金丹弟子。

被摇得眼冒金星的白心月实在扛不住了,“也没什么大收获,就捡了个漏儿。”

“捡漏?”几人目光微凝。

苏棠雪放开白心月,一脸你懂的表情。

白心月无奈一笑,从乾坤戒里摸出一个玉匣,里面就是那两个还不知道是什么妖兽的妖丹。

白心月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妖丹取出,其上仍然残留着十分强横的妖兽气息。

“这最少也是金丹后期妖兽了,心月你怎么做到的?”闻人青筠的目光虽然惊讶,但她十分清楚,心月或许战力惊人,但是绝对不可能在正面斩杀两头至少是金丹后期妖兽的。就算秘境之中的妖兽没有灵智,但是那强横的肉身可是法宝都不容易轰开的。

所以白心月说是捡漏,众人也差不多能想明白,应该是两只妖兽互相攻击,让她找到了下手的机会。

当白心月说这两只妖兽同归于尽,她没有废一点儿力就得了两枚妖丹时,苏棠雪牙都要酸倒了。不过她也知道这种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再说在两个金丹圆满妖兽的眼皮子底下还能保持镇定,合该人家白心月捡这个漏,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不知道这次之后,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再遇见这样的事情,我在宗门都快憋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门历练。”苏棠雪一脸向往之色。在宗门里被师尊紫圣真人拘着,虽然手段和心性都不缺,但到底实际上手的机会并不多。

不过几人到现在才在修真界打磨了仅仅五年时光,说是萌新也不过分。五年时间,能修炼到筑基期的,只要不出什么大问题,日后的金丹是少不了的。

白心月听苏棠雪的声音幽怨,淡淡道:“这往后恐怕你就是想清净,紫圣师叔也不准了。”

“哦?”苏棠雪眼神发亮。

白心月最受不了这个,把苏棠雪拉到身边坐下,便道,“如今海族出没,不知藏匿在修真界何处,我南洲必然不会幸免。而南洲也只有我万象宗是执牛耳者,其余宗门里,最高不过金丹”说到这里,白心月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是最让人忧虑的,也是修真界如今不得不面临的现状。

高阶修士的数量实在是过于稀少,以至于二三流门派如果遇到海族侵蚀,甚至都不会发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