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男人三十李新年 > 第97章 逃脱

第97章 逃脱


戴山回忆道:“我们没有走正常的安检通道,其中一个人好像是去办什么手续,另外三个人陪着我坐在候机室等候。

约莫过了两三分钟,其中一个去买烟,剩下两个人一左一右看着我,可那两个离开的人好一阵都没有回来。

其中一个好像有点不耐烦,说是过去看看,这样就只剩下一个人了,当时我正好摸到了口袋的这把钥匙,顿时就产生了逃跑的念头。”

“你就这么跑了?”李新年有点不信道。

戴山摇摇头说道:“当时我也很紧张,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于是随口说要去卫生间,那个人骂了我一句,问我是小的还是大的,我说是小的,于是他就带我去了。

我在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然后偷偷凑到门口往外偷看,只见那个人居然都没有守着卫生间的门口,只是站在通道的外面,并且还在低头看手机。

我当时什么都不顾了,对面就是女卫生间,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几步就逃进了女卫生间,幸好当时里面没有人,否则如果引起骚动的话,我就彻底失败了。”

“后来呢?”李新年紧张的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戴山说道:“我也不敢再卫生间待时间长,生怕有女人进来,可奇怪的是好一阵都没有来人,那个人似乎意识到我上卫生间的时间有点长,于是就走进了男卫生间。

这个时候不跑还更待何时?

我几乎没有想,马上就从女卫生间里窜了出来,也不管会不会引起别人的主意,朝着刚才坐的地方相反的方向一路小跑。

最后终于出了候机室的大门,路边正好听着几辆出租车,我二话不说就钻进了其中的一辆,故意急急忙忙告诉司机我把身份证落家里了,急着赶回去取。

司机一听,问我住什么地方,我当时想都没想,马上就告诉他一个距离毛竹园比较近的地方,然后司机就开足马力带着我进了城,一直到了目的地,既没有听到警笛声,也没有发现有人追我。

不过,我当时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于是我让司机把车停在一动居民楼的单元门跟前,谎称马上要反回机场。

司机看我也不像是那种为了几个车费撒谎的人,于是就让我出去了,我在单元门里转了一圈,见他不注意就偷偷溜掉了。”

“然后你就去了毛竹园?”李新年问道。

戴山点点头说道:“我也不敢再打车了,于是急行军四十多分钟才到了毛竹园,如兰压根就不清楚我已经出事了。

不过,我没有隐瞒她,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反正,我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她不愿意收留的话,我也不会勉强。”

李新年一脸震惊的神情,好一阵才感叹道:“靠,竟有这种事?”

戴山点点头,说道:“你说,会不会是他们故意放了我?”

李新年迟疑了好一阵,疑惑道:“这很难说,也许是这四个人太过麻痹,他们吃定你不敢跑,当然,也不排除故意放你走的可能性。

但问题是,牵扯到你这个案子的关键人物都已经进去了,还有什么人担心你会进去胡说呢?难道幕后还有大人物?”

戴山摇摇头说道:“这谁知道?我不是说了嘛,当年究竟有哪些人牵扯到这个案子我也说不清楚。”

李新年呆呆楞了一会儿,问道:“这么说,你是担心这个暗中下令放你逃走的人会杀你灭口?”

戴山一脸忧虑道:“既然有人怕我说出真相,那自然不会留下我这个祸根,除非我能销声匿迹。”

李新年质疑道:“那你除了经济问题之外,还知道什么让别人忌惮的真相?”

戴山犹豫了好一阵,最后说道:“这话说来就长了,这些事你还是别问了,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反正跟你也没关系。”

李新年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他已经被戴山的故事吸引住了,虽然戴山该交代的事情已经说的差不多了,可他却没有离去的意思。

“哎呀,已经九点半了,我必须给顾雪打个电话,不然回去太晚会引起她的疑心。”李新年看看手表说道。

戴山好像也不希望李新年马上离开,问道:“那你找个什么借口?”

李新年犹豫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下午收到的那张照片,顿时有了注意,说道:“你别出声。”说完,拨通了顾雪的手机。

“你们的饭还没有吃完吗?”顾雪问道。

李新年没有回答顾雪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怎么?你已经回家了?”

顾雪说道:“我刚刚回到四合院,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李新年说道:“吃过晚饭之后,洋洋非要来西洲公园玩,我在游泳池的休息室打了一个盹,没想到把最后一班渡船的时间给错过了,今晚只能在岛上凑合一晚上了。”

顾雪楞了一下,问道:“你带他去游泳了?”

李新年说道:“他现在还在水上乐园玩呢。”

顾雪说道:“那你们就在岛上开个房间吧,明天是周六,就让他多玩会儿,但愿这小子玩够了能消停几天。”

李新年迟疑了一下问道:“红红回家了吗?”

顾雪说道:“没呢,可能有什么应酬吧。”

李新年没来由心里一阵恼火,怏怏道:“那我就不给她打电话了,你回头跟她说一声。”

说完,挂断了手机,脑子里想着那张照片,坐在那里呆呆愣神。

戴山似乎看出了点什么,问道:“怎么?顾红还没有回家?”

李新年摇摇头,嘟囔道:“可能单位有应酬。”

戴山瞥了李新年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当了行长,应酬自然就多了,谭冰当年只是个副行长,可基本上每天都有应酬呢,这一点你应该多学学咱们的老丈人。”

李新年听戴山故意把顾红跟丈母娘扯到一起,似乎听出了一点弦外之音,盯着他问道:“学老丈人什么?”

戴山笑道:“那还能学什么?咱们老丈人的美德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

“哪八个字?”李新年问道。

戴山迟疑了一会儿,说道:“心平气和,视而不见。”

李新年盯着戴山注视了一会儿,问道:“怎么个视而不见?丈母娘干什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