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男人三十李新年 > 第92章 拉近了距离

第92章 拉近了距离


毛竹园的夜晚跟白天截然不同,满眼看见的不再是景色,只是黑魆魆的一片,一阵阵山风吹过,听起来甚至有点吓人。

李新年这个城里人从来都没有走过这种夜晚的山间小道,要不是如兰在后面替她打着手电,说不定早就摔跟头了。

不过,在这种寂静的夜晚,跟一个美女行走上在山间小路上却有一种异样的体验,虽不能说暧昧,但也确实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你姐和你姐夫平时不经常来毛竹园吗?”李新年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一边问道。

如兰说道:“我姐倒是每个月会来小住几天,毕竟这是我们小时候长大的地方,不过,我姐夫是个大忙人,只是在重大节假日才会来露个面。”

“对了,今天给老太太拜寿除了赵总一家之外,蒋健就只有你们姐妹,你难道就没有兄弟吗?”李新年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如兰迟疑道:“怎么?难道谭冰从来没有跟你说过我家的情况?”

李新年说道:“事实上在这次来给老太太拜寿之前,我丈母娘从来都没有提起过毛竹园的事情,我也只最近才弄清楚潘家、蒋家和赵家的关系。”

如兰没出声,默默走了一段路,说道:“我爸妈就生了我一个,不过,我大伯曾经有过一个儿子,遗憾的是后来在在水库游泳的时候淹死了。”

李新年停下来,回头盯着如兰吃惊道:“淹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如兰摆摆手示意李新年继续往前走,一边说道:“差不多快二十年了吧,他比我还小两岁,比我姐小十几岁,淹死的那年才二十来岁,如果活着的话,眼下也只有四十来岁。”

“这么说是你大伯晚年得子?”李新年问道。

如兰感叹道:“是啊,我这个弟弟出生的时候我大伯都快四十了,可惜最终……”说了一半没有继续说下去。

李新年猜到如兰后面想说什么,很显然,这根蒋家独苗的夭折预示着蒋家从此断子绝孙了。

“你弟弟淹死的时候你姐应该已经跟赵源结婚了吧?”李新年问道。

如兰嗔道:“那还用问吗?大儿子正明那时候都已经十六七岁了。”

“那你的家人呢?你父亲呢?”李新年问道。

如兰沉默了好一阵才说道:“我大伯去世的第三年,我爸也跟着去世了。”

妈的,蒋家会不会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否则怎么会断子绝孙呢?也许是潘凤的命太硬,不仅克死了自己的丈夫、儿子,还克死了自己的孙子。

如兰好像不想再让李新年打听自己的家事,犹豫了一会说道:“对了,有件事我也一直想问问你呢。”

李新年一愣,问道:“什么事?”

如兰迟疑道:“既然你家里人都不知道你的病情,也不知道你老婆出轨的事情,那究竟是谁介绍你来毛竹园找我奶奶看病的?”

李新年本不想说出实情,问题也找不到其他的介绍人,最后只好承认道:“实不相瞒,其实就是我老婆,她让我来试试。”

如兰奇怪道:“可你老婆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呢?”

李新年也疑惑道:“可能是从顾雪那里得到的吧?”

“这么说顾雪知道你有病?”如兰问道。

李新年红着脸说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她们姐妹两无话不说,顾雪也有可能知道。”

顿了一下,急忙补充道:“其实你奶奶说的对,我只是当时有心病,其实身体本身没有毛病,自从毛竹园回去之后就很正常。”

如兰嗔道:“吃了药当然正常了,否则我家的药还有什么用?”

李新年迟疑道:“我也说不上是不是药起了作用,反正现在一切都很正常。”

如兰犹豫道:“等过上一段时间就清楚了,不过,我奶奶说的对,心病最终还是需要心药医,我奶奶之所以给你一颗玉露丸,也是想让你暂时缓解一下夫妻之间的尴尬。”

李新年眼下就很尴尬,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说,如果药效过去之后我又犯老毛病的话,是不是还需要继续吃药?”

如兰笑道:“那就看你自己了,我们又不会强迫病人吃药。”

顿了一下,小声问道:“你现在跟你老婆的关系究竟怎么样嘛。”

刚才潘凤也问过同样的问题,所以李新年也照样含糊其辞道:“挺好的。”

没想到如兰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嗔道:“什么挺好的?难道一切都过去了?”

李新年证字酌句地说道:“起码目前什么事也没有。”

“那就好啊。”如兰的语气跟潘凤的回答差不多,看样子好像她们都不想李新年跟顾红闹翻。

两个人一阵沉默,李新年忽然说道:“我想找个机会去拜访一下你姐,你有什么建议吗?”

如兰一愣,惊讶道:“怎么?你找他有什么事?”

李新年在潘凤面前说不出口的事情,在如兰面前倒是不隐瞒,直接说道:“你知道我有一家小公司,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发展。

今年你姐夫手里有不少大项目,不少商家都成了你姐夫公司的供应商,不知道他能不能也给我一个机会。”

如兰嗔道:“你这不是马后炮吗?刚才当着我姐夫的面怎么不说?”

李新年解释道:“我跟你姐夫又不熟,刚见面怎么好说这种事?”

如兰嗔道:“那你跟我姐就很熟吗?”

李新年笑道:“我这不是找你帮我想想办法嘛,如果你奶奶能帮我说句话,应该管用吧。”

如兰犹豫道:“这有什么为难的?既然我姐夫能把生意给别人,自然也能给你,不管怎么说,谭冰跟我奶奶也算是老相识了。”

李新年一听就知道如兰对生意场上的事情并不了解,否则也不会说的这么轻描淡写了。

“正因为我岳母跟你奶奶是老相识,所以我才想通过你奶奶接触一下你姐,看看她能不能帮我敲敲边鼓。”李新年只好还是把重点放在蒋玉佛身上。

如兰没有回应李新年问题,而是突然问道:“你有多少钱?”

李新年一愣,随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没多少,也就是几千万吧。”

如兰惊讶道:“几千万?”

李新年疑惑道:“这还算多吗?”

如兰嗔道:“不是多,而是太少了,我姐夫的生意动不动就是几个亿十几个亿,甚至上百个以,几千万当葱啊。”

李新年脸上发烧,怏怏道:“正因为这样,我才想从你姐夫那里赚点钱啊。”

如兰犹豫道:“你老婆不是银行的行长吗?”

李新年没好气地说道:“行长又怎么样?银行又不是我老婆开的,再说,我这人公私分明,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找她帮过忙。”

如兰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我最不喜欢谈论这些生意场上的事情,你看看戴山,当年多威风,现在还不是躲在这里数星星?”

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过,你想见见我姐倒没什么难的,这样吧,我找个机会先把你的想法跟她谈谈,看看她怎么说,如果能行的话,我就安排你们见个面。”

李新年急忙笑道:“哎呀,那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话音未落,没想到一走神,脚下一滑,顿时就失去了重心,身体摇晃了几下,眼看就要摔下山坡。

后面的如兰急忙伸手来搀扶,结果被慌乱中的李新年一把抓住了胳膊,顿时两个人都失去了平衡

如兰惊呼一声,手电筒掉在了地上,跟李新年抱在一起滚下了山坡,好在山坡并不陡,滚了不远就被一颗灌木丛挡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