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男人三十李新年 > 第38章 心药

第38章 心药


潘凤不慌不忙地说道:“那时候你心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只想狠狠地惩罚这个女人,你的怒火就是一味最好的心药。”

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继续说道:“你之所以疲软,就是因为你既不敢跟你老婆公开谈论这件事,又无法让自己对她充满怒火。

你这种患得患失、疑神疑鬼的心情只能让你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狠狠地揍你老婆一顿,也比你心怀鬼胎好多了,当然,我们现在不提倡暴力。”

李新年觉得潘凤已经不是在给自己看病,而是在给自己上人生哲学课,并且他承认潘凤说的有道理。

仔细想想,自己在顾红出轨的问题上不就是患得患失、疑神疑鬼吗?

就算心里愤怒,可也只是对那个看不见的男人愤怒,对顾红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惩罚她。

潘凤见李新年不出声,继续说道:“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觉得你老婆的身体被玷污了,你也没必要有感情上的洁癖。

说句难听话,你们男人去那些风月场合寻欢作乐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洁癖了呢?

身体出轨并不是最大的灾难,最可怕的应该是心灵出轨。

只要你老婆心还在你身上,她就算跟哪个男人睡过,也不过是算一次失足,只要你爱她,迟早一天会原谅她。”

李新年愤愤地说道:“如果她真的出轨的话,我绝不会原谅她。”

潘凤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你的占有欲在作祟,因为你把你老婆当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容不得别人觊觎和霸占。”

李新年没想到一个九十岁的老太太的思想竟然比自己还前卫,不但不谴责出轨,居然还在为出轨的女人辩解,一时心里有点愤愤不平。

“你还有什么心药?”李新年怏怏问道。

潘凤犹豫了好一阵,最后才说道:“我这副心药不是人人适用,也不一定适合你的情况。”

李新年好奇道:“你说说看?”

潘凤迟疑了一会说道:“既然你觉你老婆已经不干净了,而你自己却很干净,你不妨也把自己弄脏。”

“怎么弄脏?”李新年疑惑道。

潘凤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也可以找个女人睡几次,这样大家就彼此扯平了,你的病自然也就好了。”

李新年听的哭笑不得,可又忍不住想象自己如果真的瞒着顾红在外面和哪个女人睡一觉的话,说不定真能找到点心理上的平衡,起码再没资格对老婆进行道德指责了。

这么一想,脑子里忽然闪过余小曼的身影。

潘凤见李新年长时间的沉默,又说道:“你说目前还没有掌握你老婆出轨的证据,我劝你没必要浪费时间去找什么证据,

既然你们结婚都五六年了,你应该对你老婆的生活习惯非常了解,她身上微小的变化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李新年不得不承认这个九十岁的老太太的修行已经达到了洞若观火的程度,自己心里那点小九九早就被她看破了。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虽然还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虽然心里还幻想着一切只是个误会,可在自己的潜意识中,基本上认定顾红已经出轨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嘴里却说道:“潘大夫,难道感觉就不会欺骗人?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潘凤点点头说道:“这我能理解,实际上我的病人中有不少跟你的情况一样,一边怀疑妻子红杏出墙,一边又抱着侥幸心理自欺欺人。

久而久之,男人的雄心荷尔蒙分泌逐渐减少,最终不仅男性功能丧失,而且连人也会变得女性化。”

李新年疑惑道:“有这么严重?”

潘凤正色说道:“这是我潜心研究几十年得出的结论,你眼下的功能衰退还只是停留在心理层面。

如果时间久了,而你们夫妻之间的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那时候必将会出现生理层面的上的功能丧失,最终只能依靠药物维持夫妻生活,有些人甚至连药物都不起作用。”

“你的意思是我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就跟老婆摊牌?”李新年迟疑道。

潘凤点点头,说道:“这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只能打开心结,心病才会消失,否则终日郁结于胸,能不得病吗?”

李新年疑惑道:“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仅凭自己的猜疑或者感觉就指责妻子出轨,岂不是影响夫妻感情,严重的还有可能导致婚姻破裂,你认为这是明智的选择?”

潘凤没有直接回答李新年的问题,而是说道:“事实上男人和女人一样敏感,既然你产生了怀疑,那基本上不会错的。

所以,你应该接受现实,不过,如果你痴迷于寻找证据甚至试图捉奸的话,不仅病治不好,心理上还会产生更大的问题。”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事实上并不是所有被戴了绿帽子的男人都会选择离婚,但根据我的调查统计,凡是选择忍气吞声的男人基本上都缺乏男性特质。”

李新年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这部分男人都丧失了男性功能?”

潘凤摇摇头,说道:“那也不一定,事实上有些男人不但不受影响,反而会更加亢奋,但这已经是属于变态心理特征了。”

李新年现在对这个老中医已经有点迷信了,想起先前戴山说的话,忽然有种“忏悔”的冲动,忍不住说道:“潘大夫,自从我怀疑老婆出轨之后,曾经做过几次奇怪的梦?”

潘凤不等李新年说出做过什么梦,就打断了他说道:“是不是梦见了其他的女人?并且这些女人都跟你的妻子非常熟悉?”

李新年惊讶道:“你,你怎么知道?”

潘凤淡淡地说道:“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特例,做这种梦的男人预示着他的报复心理,他们试图通过报复寻求心理上的平衡。”

李新年楞了会儿,问道:“潘大夫,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找了其他的女人,你认为能治好心病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