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男人三十李新年 > 第3章 背景音

第3章 背景音


不过,李新年随即就自我安慰:应该是在茶楼。茶楼也是个清静的地方。

根据他的经验,顾红跟他的同学应该是在包间里,如果是大厅的话,基本上都会有背景音乐或者其他微弱的噪音。

虽然茶楼的包间和宾馆不可同日而语,可一想到孤男寡女在一个私密的场所待了几个小时,李新年心里隐隐有股酸意。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顾红并没有明说她这个外地来的研究生同学究竟是男是女。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觉得顾红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不太自然,似乎有点慵懒,还带着点疲倦,甚至还有点鼻音,就像平时跟自己刚完事时说话的语调。

也许只是错觉。

李新年来不及多想,担心长时间的沉默会被老婆窥视到他的心理。

“也没什么事,对了,我把洗衣机里的衣服都洗了。”李新年刚刚说完,就后悔的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这一次轮到顾红沉默了,显然,丈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在她的意料之外,不过,她很快就嗔道:“怎么?打电话就为这事?”

李新年急忙笑道:“我这不是闲得无聊吗?对了,前几天给你姐姐买笔记本电脑的发票你放哪儿了,我准备拿去公司做账。”

“在我包里呢,回去再给你。”顾红的声音好像已经恢复正常了。

李新年生怕顾红挂电话,急忙问道:“你还在茶楼?”

“正准备去酒店呢。”顾红似乎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李新年把手机紧贴在耳朵上,希望能够捕捉到一点背景音,可手机里除了老婆的声音,还是没有听到任何背景声。

“晚饭准备在哪儿吃?”李新年尽量语气平和地问道。

顾红不假思索地说道:“他们在今朝酒店订了一个包间。”

李新年一听老婆给了一个确切的地址,顿时松了一口气,反倒忽然有点做贼心虚,故作委屈道:“你倒是有地方了,我这晚饭还没有着落呢。”

没想到顾红大方地说道:“这么可怜啊,你想来的话就过来吧,就算我今天破例带个家属。”

李新年想都没想,急忙笑道:“算了,算了,我就不去当酱油瓶了,还是去我妈那里蹭一顿,对了,你开着车可别喝酒啊。”

顾红嗔道:“还用你教?不跟你说了,我要走了。”

李新年知道老婆要挂电话了,正想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忽然,手机里隐约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你的包……”

只听到这三个字,手机被挂断了。

李新年的手慢慢垂下来,原本已经稍稍松弛下来的神经瞬间又绷紧了。

在李新年诸多的猜测中终于有一项得到了验证,那就是老婆今天出去约会的确实是一个男人。

原来她在跟自己通话的时候一直有个男人在身边,并且一直默默听着自己夫妻两的对话,现场应该不会再有其他人,否则,在几分钟的通话时间里不应该都保持沉默。

基本上可以肯定,在过去的两三个小时之内,她应该都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其中起码有两个小时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两个小时?如果想干点什么的话,时间足够了。

李新年脑子里浮现出顾红出门时候的那一身装扮,上身是一件款式时尚的白衬衫,下身是一条紧身的筒裙。

白衬衫的长度刚好到细细的柳腰,只要抬起手,就会露出雪白的一截腰身,而柳腰的下面……

最要命的是,根本都不用去宾馆,茶楼也属于私密的场所。

只要卷起紧身的筒裙,里面就是一条连女人看了也害羞的……

李新年一张脸慢慢胀红了,他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

一方面后悔自己买了那几条丁字裤,另一方面觉得自己未免把老婆看的太下贱了。

“你的包?”

李新年嘴里嘀咕了一句,随即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滑稽的笑容,心想,也许自己太敏感了。

那个男人只不过是提醒老婆走的时候别忘了带上自己的包而已,他又没说别忘了你的丁字裤?不用说,这个男人应该就是那个来本市出差的同学了。

该死的同学。

李新年再也坐不住了,一把抓起车钥匙就出了门,连电视都忘记关了。

今朝酒店距离他的家只隔着两条街,而顾红刚刚离开茶楼,如果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酒店门口的话,很有可能“堵截”到顾红和那个同学。

当然,他并不准备露面,只想获得跟老婆约会的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想看看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李新年的脑子里不禁闪过老婆挽着一个男人的手出现在酒店门口的情形。

正值晚上下班的高峰期,李新年被堵在了一个十字路口,看着前面迟迟不变的红灯恨不得直接飞过去。

脑子里不禁回忆起自己和顾红相识相爱的往事。

其实,李新年和顾红都是在同一所财经学院念书,只是不在一个班,严格说来算校友,他们学的都是金融专业。

大三那一年,他们在一次系里面组织的联谊活动中互相认识,很快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并且一直保持到大学毕业。

大学毕业之后两个人都分配到了本市一家银行实习,只是后来顾红留在了银行工作,而李新年不喜欢朝九晚五的日子。

后来他和高中时的同学徐世军东拼西凑弄了点本钱开始了创业,没想到一路顺风顺水,几年之后,虽说没有发大财,可也基本上不用为钱发愁了。

本来,顾红的大学同学也是李新年的校友,毕业之后来往密切的几个同学他都很熟悉。

只是顾红工作之后又读了一个在职的研究生,又有了新的同学,这部分人李新年就不太熟悉了,这次跟顾红约会的同学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平时没事的时候,李新年也曾听顾红谈起读研究生时候的一些同学的情况,只不过他对老婆的这一批同学没有多大的兴趣。

据顾红的说法,他们一个班18个人,来自全国各地,年龄阅历也各不相同,最大的都快五十岁了,不过,他们这个班大部分都来自银行系统,其中还有两个行长呢。

联想到刚才在电话中听到的那个男人低沉的嗓音,李新年猜测他的年纪肯定要比自己老婆大,起码在四十岁以上。

不过,年龄的问题并不能让李新年感到轻松,毕竟,顾红也已经28岁了。

对于一个奔三的女人来说,四十来岁的男人照样有诱惑力,更何况这个男人有可能事业有成,说不定就是某家银行的行长呢。

这么看来,顾红今晚的同学聚餐应该都是研究生时候的同学,据他所知,顾红研究生时候的同学在本市工作的就有六个人。

其中有两个他见过,一个是男人,在饭局上见过一次,没打过交道,好像姓陈。

另一个张君,是个女同学,在证券交易所工作,李新年曾经以顾红的名义找她办过点事,剩下的其他的四个同学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妈的,看来今后有必要对她来往的同学朋友多加了解,尤其是男人,俗话说,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啊,谁让自己娶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做老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