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三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八二三中文 > 男人三十李新年 > 第1383章 猛药

第1383章 猛药


李新年摸出一支烟点上,吞云吐雾了一阵,忽然问道:“妈,肖军今年多大年纪,长什么样?”

谭冰迟疑了一会儿,说道:“好像比我小几岁吧,具体多大谁知道呢,长什么样我都想不起来了。”

虽然李新年对丈母娘的话半信半疑,但起码松了一口气。

如果姚鹏真的为了肖东亮和邓萍来找丈母娘了解情况的话,得到的回答多半也是今晚自己听过的话,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姚鹏还不是空手而归。

且不管丈母娘是不是参与了骗贷,目前最关键的还是肖军,只有消除了这个隐患,才能高枕无忧。

谭冰见李新年不出声,于是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的声音。

可李新年并没有打算结束今晚跟丈母娘的谈话,接下来他准备从另外一个角度对丈母娘来个火力侦察,于是拿起遥控器把电视的声音关掉了。

谭冰瞪了李新年一眼,嗔道:“怎么?你还没审问完吗?”

李新年站起身来走过去挨着谭冰坐下,谭冰好像生怕女婿有什么不轨行为似的,身子挪开了一点,狐疑道:“你干嘛?”

李新年拿着手机翻到了从韩梅那里拍来的周明芳的照片,凑到谭冰面前问道:“妈,看看这是谁?你多半见过这个女人吧?”说完,盯着丈母娘脸上的反应。

谭冰原本只是瞥了一眼,可随即就楞了一下,从李新年的手里接过手机,凑到眼前仔细看了一会儿。

李新年注意到丈母娘脸上似乎露出紧张的神情,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即谭冰就把手机还给了李新年,淡淡地说道:“不认识。”

李新年盯着谭冰问道“妈,你真的不认识?这可是爸最熟悉的女人。”

谭冰眼睛盯着电视,似心不在焉地说道:“他熟悉的女人多了,难道我每一个都认识?”

李新年总觉得丈母娘在看过这张照片之后有点反常,可她已经一口否定不认识这个女人,再问下去多半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看来不下点猛药是不行了。

想到这里,李新年咬咬牙,凑进谭冰的耳朵小声道:“妈,照片中的女人不是真人,而是一个面具,人皮面具。”

谭冰半天都没出声,眼睛只管盯着电视机上的画面,良久才问道:“难道这张照片也是姚鹏给你的?”

李新年急忙道:“不是,不过,我知道姚鹏已经发现了用这个面具办的身份证,并且知道这个人叫周明芳。”

谭冰慢慢转过头来,盯着李新年问道:“那你这张照片是从哪里来的?”

李新年沉默了好一阵,最后低声说道:“从韩梅的一本影集上拍来的。”

谭冰吃惊道:“韩梅?她为什么要给你看这张照片?”

李新年盯着丈母娘一脸吃惊的样子,决定在加大点药量,于是盯着丈母娘低声道:“因为韩寿告诉我韩梅的影集里保存着这张照片,所以我专程去毛竹园找过他。”

谭冰一脸震惊的样子,瞪着李新年质问道:“怎么?你,你见过韩寿?”

说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瞥了一眼保姆的房门,伸手就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然后站起身来,转身就往自己的卧室走,嘴里说道:“你跟我来。”

也不知道娘两在卧室里都嘀咕了些什么,直到听见院子里传来汽车的声音,李新年才急忙从丈母娘的卧室里出来。

刚走进客厅,正好看见顾红和顾雪走了进来,顾雪显然有点喝高了,一个身子几乎被顾红抱在怀里。

她见李新年从谭冰的卧室里出来,摇晃着身子,醉意朦胧地喝道:“老旦,你跑妈的卧室干什么?”

李新年吓了一跳,一时说不出话,顾红倒像是没有怎么注意,嗔道:“哎呀,站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她扔到床上去?”

李新年急忙走过去,马上就闻到了一股酒气,说道:“怎么喝成这样?”

说着话,一边抓住了顾雪的一条胳膊。

顾红气喘吁吁道:“还不是那些警察给灌的,没事非要跑人家桌子上去敬酒,那些警察可都是酒精考验的。”

谭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看顾雪的样子,骂道:“死丫头,不要钱的酒也没必要喝成这个德行吧。”

李新年真有点担心顾雪喝多了会不会跟姚鹏那些同事胡说八道,不过,见顾雪喝成这样,也顾不上问,半拖半抱都把她弄进了卧室。

顾雪躺在床上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也听不清楚说些什么,不禁有点奇怪,刚才她喝问自己为什么跑进丈母娘卧室的时候口齿还挺清楚,怎么突然就醉的人事不省了?

回到自己卧室之后,顾红已经钻进了卫生间,李新年脱了衣服上了从床,躺在那里翻看了一阵手机,见顾红从卫生间里面出来,问道:“你知道东亚银行吗?”

顾红楞了一下,说道:“当然知道,这是一家香港银行,怎么?你在这家银行租了保险箱?”

李新年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条带着链子的特制钥匙说道:“你看,这就是保险柜的钥匙。”

顾红走过来拿过去看看,说道:“这钥匙还挺漂亮嘛?”

李新年笑道:“刚拿到钥匙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条链子是白金的呢。”

顾红白了李新年一眼,嗔道:“你想得美,如果是白金的,那银行不把老本都赔了?一个月多少钱租金?”

李新年说道:“价格确实不便宜,每个月两千多。”

顾红嗔道:“谁让你非要花冤枉钱呢,我们行最大的保险柜每个月才六百块。你不是崇洋媚外吗?东亚银行可不能算外国银行。”

顿了一下,又取消道:“对了,肯定是你这个老土把东亚银行当成外国银行了。”

李新年干笑道:“主要是那个美女服务态度太好了,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她说东亚银行的保险柜防火防水防腐蚀,并且还绝对替顾客保密。”

顾红哼了一声道:“替顾客保密?你那点炸药去存一下试试?看他们会不会替你保密?搞得好像我们就把客户的隐私宣扬出去似的。”

李新年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不是抬杠吗?”迟疑了一会儿,问道:“对了,如果我去银行保险柜取东西的话,银行会不会派人跟着一起去啊。”

顾红爬上床来,嗔道:“没人陪你去你找得到地方吗?”

李新年笑道:“我的意思是他们不会关注客户取什么东西吧?”

顾红狐疑道:“你怕什么?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危险物品人家也不会让你存放。”

说完,打了一个哈欠,嘟囔道:“哎呀,今天累死了,睡吧。”

李新年凑过身去,低声道:“怎么?今晚不活动一会儿?”

顾红扭扭身子,嗔道:“活动你个头,我明天一大早还要去银行开晨会呢。”

李新年似乎很兴奋,强行把顾红翻过身来,干笑道:“我抓紧时间,活动一会儿可以促进睡眠。”说完就开始扯顾红的睡衣,顾红也只好半推半就,任由李新年活动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